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女:香港的一切,台灣許多人都看在眼裡,同樣憤怒

2019/9/1 — 10:16

【文:黃燕茹】

觀塘是我自 6 月開始反送中第一次到達真實抗暴的前線,那天我剛下飛機,身上背著想送給香港前線勇武的氣喘擴張藥和防毒面具、濾盒,夜晚跟著黑衫部隊從已經施放催淚彈的牛頭角撤離。當時我沒有朋友,獨自一人同黑衫手足們走上觀塘道一起癱瘓路口。

沿途遇到救護隊即捐贈氣喘藥,沿途看到裝備不夠的勇武就給防毒面具和濾盒。同手足們一起黑衫從牛頭角奔回彩虹站,汗如雨下。這種地鐵站因為示威活動而關閉,甚至載運警察到達示威場合,導致示威者需要奔跑這麼長的距離以躲避警察尋求安全,是近期在台灣所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廣告

台灣警察處理陳抗活動,比較常見的是將大批陳抗者(示威者)抓上警備車載運到捷運地鐵放人,俗稱「丟包」。

本來原先要跟著部分示威者手足從黃大仙站走出去看是否還會有一些甚麼行動,但因為我才剛下飛機於是作罷,我突然慶幸自己當時的作罷,因為回到旅館後,開手機看到 IG 上追蹤的香港攝影師才知道,黃大仙站外面有港警持著武器在等待示威者出站,這是我畢生離射程最近的距離,我真的來到了香港,是 8 月 11 日事件發生之後的香港,在地鐵近距離開槍射擊示威者的反送中香港

廣告

我很感謝香港的陣地攝影師與記者們,讓我在台灣時能夠知道香港前線是甚麼樣子;讓我在香港時,知道自己正在面對著甚麼。

隔天,8 月 25 日在荃灣撤退時,港警就已經會衝到大窩口地鐵站外抓捕一位顯見無反抗的男子,這點邏輯不明就裡,港警完全只是單純地發洩情緒。從大窩口撤離後,港鐵駛到旺角站也面臨到港警在地鐵外守株待兔的狀況,救護義士在旺角站說上面很多港警,黑衫不能出去。

最後在佐敦站,示威者群眾內有一個打扮時髦(應該有在健身)的香港女生說,她看起來不像示威者,自願走出去外面看有沒有警察,這時另一名香港男生站出來說,不行,要去應該是他去,他比較胖被打了比較不會痛。

那個男生堅持說要由他去,我問他同行的朋友說,他喜歡那個女生嗎?朋友說,好像是啊。

那還是由港仔去吧。

確定佐敦站外安全之後,團體才從佐敦站出站撤退返家。

今天 8 月 31 日,港警淪落到是直接衝進地鐵站內無差別毆打白衣市民,包含身穿白衣的人民,這次毆打對象連黑衫都不是,強烈可以感受到港警行徑一再侵門踏入、逐漸越界的階段,那毆打人民的樣子從現場影片上看來和元朗事件裡面的黑社會並沒有差別。

香港現在任何認為能安全的地方,如今都不安全了,從家中抓周庭、在公眾場合當街抓黃之峰、在機場出境前抓陳浩天,如今連港人日常使用的地鐵都不行了。

身在台灣看著這一切發生,過去在國際所認知的香港法治,最後僅能倚靠人民自己來守護,人民比政府更加守法。在逃犯條例提案沒有失效前,都是很有可能趁著香港人民疲憊時又捲土重來。在現今已毫無其他可能緩衝之下,現在街頭的抗爭示威強度就是香港憤怒的具現化,衝衝子/女的力量就是香港反送中的聲量。

這一切,台灣許多人都看在眼裡,今夜台灣同樣憤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