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8 - 15:52

【台灣大選・港人港事】連儂船放藝術館 策展人黃建宏:台港有感情 因我們都要面對中國

台灣大選氣氛熱烈的這星期,一艘寫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帆船,停泊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外。它的船身貼滿港人熟悉的 Post-it。這條「連儂船」是「台北藝術大學反送中關注組」的作品,亦是台北當代藝術館展覽「災難的靈視」一部份。

吸睛的帆船成為台灣媒體的報道焦點,《港生打造反送中連儂船 「有責任讓台灣知道香港的事」》、《自由號連儂船、311 海嘯舢舨船駛入台北!當代館跨年大展「災難的靈視」》、《自由號連儂船航向當代館 北藝大港生反中、反共有異見》......而策展人之一的黃建宏卻說,這條帆船,本來並非展覽計劃一部份。

廣告

「連儂船」駛到哪裡 香港故事講到哪裡

擔任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所長的黃建宏,過去半年一直關心香港狀況。去年年中,反送中抗爭運動爆發,他特意聯絡一些北藝大的香港學生,了解他們安全狀況。聊天後他發現這些學生有許多想法憋在心中。

那時候他正在籌備「災難的靈視」,顧名思義展覽的主題是各種天災人禍,而本來參展藝術家中沒有香港人。但黃建宏想,香港的狀況不正是一場政治「災難」?於是他覺得應該邀請香港學生參與。

最終,「台北藝術大學反送中關注組」的連儂船便出現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連同一系列抗爭文宣與影像的作品,成為展覽一部份。

香港的香港人做「連儂牆」,台北的香港人做「連儂船」。這除了是因為「牆」與「船」字國語讀音相近外,也有更深層的含義。

「學生認為,在台灣必須要『移動』才能講香港的事。」黃建宏解釋,在香港,抗爭是整個城市的事,連儂牆亦遍地開花;然而在台灣,畢竟沒那麼多「連儂牆」,因此必須要做一條「船」,讓它駛到哪裡,就將香港的故事講到哪裡。

顯然,許多台灣人對香港故事感觸甚深。「連儂船」上密密麻麻貼滿鼓勵字句。此外還有人接紙鶴,有人更做了一系列版畫創作,貼在船身。黃建宏說,自從「連儂船」誕生後,Post-it 已經貼滿好幾層。

「台灣人大多數喊的是維持現狀」

「蔡英文加油﹗」其中一張 Post-it,將香港抗爭與台灣大選連繫起來。

香港的抗爭運動對台灣選舉影響巨大。儘管許多人質疑台灣民調不可信,但香港反送中爆發後民意倒向蔡英文,是絕大多數台灣人的共識,例如《遠見雜誌》上月曾報道《香港反送中成民心動向轉捩點!藍綠支持度反轉,國民黨支持度跌至18%》、傳媒人陳國祥在《風傳媒》發文《香港反送中大勝,為國民黨送終?》、《中國時報》亦有發報道如《反送中讓蔡撿到槍!李艷秋揭殘酷五事實喊:炸膛了》

「撿到槍」是台灣人形容蔡英文因香港抗爭獲益的用語。本來弱小的人,偶然在街上撿到手槍,於是突然變得強勢──便是蔡英文的情況。

黃建宏形容,民進黨的選戰過去一直很難打,因為泛藍加上中間選民,一直都是過半數。

「台灣人大多數都很和理非,喊的是維持現狀。也就是說,大家對中國還是會保持著某程度的期待。」

對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來說,對中國有期待是很難理解的事。特別是近年,中國對香港施加的壓力,如單程證、國民教育、赤化、滲透、干預選舉……一浪接一浪。對中國要期待甚麼?

然而對許多台灣人而言不一樣。香港還香港,台灣還台灣。中國政府對香港的所作所為,不一定會在台灣發生。《立場》記者近日採訪台灣大選,就有不少受訪者提到港台差異,比如「香港實際上已是中國一部份,但台灣不是」、「台灣有軍隊,而香港沒有」。

黃建宏亦說﹕「香港談獨立,跟台灣談獨立是兩個概念。」

2019﹕台港連結的一年

然而在許多台灣人眼中,2019 年有兩件事,卻將台港兩地命運,某程度上連繫起來。首先,去年 1 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講話,堅持在台灣搞「一國兩制」。然後,香港的反送中抗爭,身體力行告訴台灣,「一國兩制」就是這一回事。

以黃建宏為例,首先,送中條例本身,就讓他感受到一種隱然的危機感。

「因為只要中國政府單方面認為你是中國人,它就可以把你送回去,這對台灣人來講也很危險。」

然後,六月的 100 萬、 200 萬人大遊行,吸引了無數台灣人的眼球。「當時我也很激動,覺得香港人好有能量,而且很勇敢。」

但黃建宏說,讓台灣人真正震撼的,卻還不是條例本身,而是警暴。

「最重要的衝擊還是來自警察。就是說,政府如何授權警察,警察如何使用他們的暴力。」他說。「連香港那麼國際化、發展得那麼好的地方,政府都讓她朝向如此毀滅性的方向發展。」

黃建宏所言的政府,既指「香港」政府,也指其背後的「中國共產黨」政府。

正是因為有中國政府這個共同對手,讓更多港台兩地的人扣連起來。本月初,黃建宏與台灣文化人張鐵志、劉克襄有過一個座談會。其中有觀眾問﹕「為什麼你們跟香港有這樣的感情?」「香港跟台灣雖然不一樣,但我們文化上有許多共享的東西,我們的地緣關係很近,還有一點﹕我們都必須面對中國。於是我們之間就有許多共同性。這就是我對香港有獨特感情的原因。」

「事實上,有一個更大的壓制力量存在,我們的經歷就有相通之處。」

講座那天,劉克襄還講到一件事,讓黃建宏感受很深。劉克襄提到,二戰後,許多台灣人最初其實是想「回歸祖國」的,直到 228 事件後,這個島嶼才出現「台灣意識」。

黃建宏認為,香港也一樣、「梁天琦最初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時候,他只代表一小部分人。可是在反送中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了香港人的口號。一如當年國民黨政府創造了台獨意識,共產黨現在也在創造港獨意識。」

「我覺得中國政府真要去想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