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覆核速龍拒示編號 政府方指警有被起底風險 官質疑檢控官、法官是否亦可匿名?

2020/6/26 — 18:22

無編號速龍小隊

無編號速龍小隊

去年 6.12 被催淚彈擊中右眼的拔萃女書院男教師楊子俊等多名市民、以及記協早前就速龍警員未有展示警員編號申請司法覆核案續審。政府一方今陳詞指,申請人應先循官方投訴渠道,例如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而非跳過該程序指投訴制度無效,又指最近一年來警員處理公眾活動時面臨被「起底」等的風險亦不應被忽視。法官周家明則指,即使警方內部有其方法識別個別警員身份,惟公眾無法得知,無法就個別警員展開投訴,為何仍可視該制度有效?法官又質疑指同面臨「起底」風險的檢控官、法官等司法人員是否亦可匿名?

代表答辯人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杜則回應指,至少應向給予現有投訴機制一個機會以作出調查,並指司法人員與公眾的接觸程度與警員有所不同,前者與公眾之間有所屏障,而警員則須進行前線工作,與公眾有肢體接觸等。

五宗司法覆核案件共涉及八名申請人,分別為陳基裘、郭卓堅、梁頌恆、楊子俊、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及香港記者協會。答辯人則為警務處處長及保安局局長。五案因性質類同而獲合併處理。

廣告

政府:應給現有投訴機制「一個機會」

代表答辯人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今陳詞時指,申請人所提出的理據均與今次司法覆核案件無關,及他們應先就事件向官方渠道,例如警察投訴科作出正式投訴,而非直接跳至結論指投訴制度無效,並指申請人應給現有投訴機制「一個機會」,讓調查人員可以展開調查,從而可令法庭決定相關的投訴制度是否有缺陷。杜又引指警員編號並非唯一的途徑,令公眾可就個別警員作出投訴,並指現時警方改用的新行動編號系統是較警員編號更好的識別方法。杜又指,考慮香港社會的整體情況,警員近一年來在處理公眾活動時面臨被「起底」等的風險亦不應被忽視。

廣告

法官周家明質疑指,如果投訴者無法得知個別警員的身份,即使警方內部另有識別系統,但公眾無法得知,是否仍可被視為有效?至於被「起底」風險,法官則指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警員行使公權力時,應讓公眾得知其身份資料,並質疑指檢控官、法官等司法人員面臨類似的被「起底」風險,是否亦可匿名?杜淦堃則回應指至少應給予投訴機制一個機會以作出調查,並指司法人員與公眾的接觸程度與警員有所不同,前者與公眾之間有所屏障。

李柱銘:行動呼號令公眾更難識別警員身份

代表陳基裘及楊子俊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回應指,警員編號系統沿用約一世紀,是簡單及行之有效的機制,質疑警方改用新的行動呼號系統是想令公眾更難識別警員身份。而代表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三名申請人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則指,答辯方稱申請人並沒有向警察投訴科作出投訴的說法錯誤,因陳曾作出相關投訴,及其後入稟法院要求警方提供涉事警員身份。潘熙又引述新聞報導數據指,市民多年來向警察投訴科作出投訴,但最終投訴成立的案例少之又少,質疑其有效性。潘熙又認為即使新的行動呼號仍未能提供足夠資料供公眾識別警員身份,故存在系統上的缺陷。至於警員面對被「起底」的風險,高院已頒布臨時禁制令,有效歇止相關問題。

代表記協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則強調警員處理公眾活動時,必須展示清晰的識別身份資料,例如警員編號等,並指警察投訴科亦屬於警方部門,欠缺獨立性。

法官周家明聽罷各方陳詞後,押後裁決。


案件編號:HCAL1747、1753、2671、2703、2915/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