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5/22 - 9:45

吃過人的獅子,沒有甚麼比人血更甜

小時候聽過一個懸疑偵探故事,殺人兇手把一人殺死,並把其屍首煮給狗吃。事情本來隱瞞得天衣無縫,但兇手看著吃過人肉的狗,總覺不舒服,就讓他朋友把狗領養。新主人發覺狗的口味異常,給他牛雞豬羊肉,全都愛理不理,好久才吃。

直到有一次,新主人用電鋸時,不慎把自己手指切下,狗仔興奮地衝過去拾起斷指,哇啦哇啦地吞下去。新主人驚恐之餘,忽然閃過一個念頭:難道牠以前吃過人肉?然後就聯想到另一名失蹤以久的朋友。

故事情節不必深究,但有些事物,嘗過了,確實就是回不了頭。當威權嘗過了隨意玩弄法制的便利,又怎會再願意循規蹈矩,按著應有的法則行事?《基本法》附件三,就是個潘多拉盒子,打開過了,所有魔鬼細節,一下子都湧現出來。

廣告

掌權者嘗過無抑壓權力的味道,就像吃過人的獅子,沒有甚麼比人血更甜。強行在思想扣上枷鎖,間中雖然成功案例,但多以失敗告終。

不要忘記,香港人,即使生活空間一步步被蠶食,但我們始終嘗過相對自由氣息,壓力再大,也許會轉變策略,改變應對,但不輕言敗。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