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各位連登網民 對不起

2020/6/17 — 10:2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一年前的今天,剛好是自己服畢刑期,離開監獄的日子,記得步出牢房以後,首個感覺便是香港變了天。自由的感覺,是很可貴的,用著手機,接觸到電子儀器,陌生得來也覺得新奇,算是有點複雜的。但明顯的,重拾那刻的滋味,至今也不會忘記;而問到眾志的伙伴們,有甚麼必須要做的事,大家也跟我說:「就一定要上連登」。

即使至今也沒有用戶,但當時就是在前往金鐘的車上,借著友人手機在連登搜尋「Gphone」和「之鋒」等關鍵字,後來便寫出「#感謝每一位香港人#感謝連登巴打絲打」,即離開監獄的第一個 Post;這個搜尋習慣也持續也有好一段時間了,不論是各種「黃之鋒入一入來」的 Post,還是在討論中提到我的,我全部都有細閱。

而關於近日連登網民對眾志和我的想法,不論上週叫我離開香港,還是近幾天,批評、指責,我也在持續消化,至今也在反省當中;而就著眾志國際組的嚴重缺失,我想除了敖卓軒個人昨早已表明致予最深的歉意,作為香港眾志秘書長,也應該公開在此,代表香港眾志跟各位關心事態的香港人致歉。

對不起,就著訪問失言、言詞不當,心態問題,以致失信於大家,我感到非常慚疚。自四年前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開始,從沒想過國際線會獲得這麼大程度的關注,即使形勢判斷和觀點,眾人真的會有千百萬種判斷,如大量網民說我親美國民主黨是左膠之流,也同時有大量網民說我靠攏共和黨是極右法西斯;但從來不能否認的事實,國際戰線一年來的成果,絕對是前線用血汗淚水,以致上萬位手足被捕所換取得來的成果。

這段時間,國安法來襲,壓力確是非常大,既在努力落區,做好文宣,打本地民意戰,同時間,眾志成為了今個月裡,被港澳辦、中聯辦和人民日報點名點得最多的政團,官員也開腔表明,推動制裁定必違法,若然有追溯期兼送中的話,我也不知眾志國際線的成員,未來會身處何方,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團隊嚴肅應對的命題。

所以,當有網民問,為何不「清理門戶」,質疑點解要攬敖卓軒,先不論我的國會聽證發言稿、紐時華郵投稿,根本全都出自他的手筆,而是如今眾志不能用一般團體的常理運作,而是取締在即的時候,我衷心希望,不論任何朋友、在網絡的批評,批評、指責,寧願大家可以歸究作為秘書長的我,是我黃之鋒處理不善,未能妥當督促工作,也盡量不要促我逐人出組織。我不同意敖卓軒的言論,但不代表我就要清理門戶,不割席不只適用於對抗爭手足,也適用於對團隊工作的伙伴。

梁天琦說得沒錯,「當有朝一天我不再是做自己的時候,請你們將我拉下來」,而我希望的是,在國安法壓境之際,我們還可以力挽狂瀾,仍保留到香港人拉下我和眾志的空間。

各位連登網民,對不起。

作者 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