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各位,未來有什麼打算?

2020/6/10 — 11:3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各位,未來有什麼打算?

對吧,身體很誠實,包括我都一樣。賺到點小錢後,移民吧,去哪裡好呢。

台灣不錯,馬拉也夠平,BNO 能否平權呢…留在香港也可以,何時能去煲底,光復後會如何…

廣告

我們想像的未來各異,但都不約而同地很遠。假設了還有很長的人生,想從這個苦難中解脫。

我認識很多人,並沒能想得那樣遠。

廣告

被控暴動罪的 A 君,和我談了好久。律師們都說,罪成機會很大,做好心理準備。

他父母本來是深藍,但在 A 君被捕及落控後,慢慢起了變化。

A 君從來沒有後悔,因為上了一次前線,經歷過槍林,日常就變了夢境。

隨時喪命的戰場,才是現實。嘛,下次出去,不知能否回來。

A 君有喜歡的人,但沒有告白。戀愛太遠,幸褔太遠。

仍然自由的每日,關掉電視,像孩子般與爸媽說起,為何上街,為何上前,為何他們的兒子不是暴徒。

能預計的太少,能掌握的,只有現在。

B 君是中學生。

沒有被捕,但全部隊友已經落網。DSE 課本已封塵,想溫書之際,教育局開記招迫取消試題。

還該不該讀書呢。大學的 Open Day,趕得上裝修嘛。中大和理大,都有想讀的科系欸。

但是,某某和某某仍然被關押,保釋金六位數,律師都不建議花這筆錢。畢竟聽說,很大機會入罪。

那麼,DSE 還是要考 — 能考到嗎。

不知何時被捕。
不知幾晚失眠。
這年紀就有關節痛。

公開試很難,難在活到試場。B 君不敢想得太遠。

每次問,未來想怎樣?
B 君總說不知道。

「啊,爸爸,好想死。」
「點解?」
「唔知。」

老是這種沒結尾的對話。

最好的朋友,出生入死,最後被捕。保釋要六位數,原來自由很值錢,但又買不起。

旺角尖沙咀銅鑼灣,以往休閒放假買咖啡,如今只記得不敢回頭的狂奔。

他們的未來,沒能想太遠。所以不能懂大人的移民,不能懂九月的 35+,不能懂肺炎下的平靜,不能懂黃店等級制。

「爸爸,我好攰,唔知可以做咩。」
「你做得好夠喇,乖,停一停。」
「永遠都唔會做得夠。」

那句像針扎在輸血管,每次呼吸都像提示,我永遠不能了解他。

無論 A 君或 B 君,未來仍未來,活在也只有現在。

7.1 案件改控暴動,新聞背後,已被捕的,仍自由的,都和將來分得那樣遠。

各位,未來有什麼打算?

有人打算,有未來再算。

P.S. 前線手足也是普通人,面對的恐懼並非常人可以理解,包括我這種廢中。

但他們並非抗爭機器,就我接觸過的前線,很多都有嚴重情緒問題。他們需要被理解和接受,我想表達的,只是這些。

我這一年做過什麼,是否對運動「有害」和「可恥」,不由我決定,留給大家公論吧,感謝各位。

Patreon:【媒體研究懶人包】逢二、四、六更新,每周一 Live。

YouTube頻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