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周冠威

    向一位「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徒弟兄送上祝福!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 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早前在康城影展特別放映環節中,播放了香港導演周冠威的作品:《時代革命》,引起關注。 尤其是對於當下處於情緒低迷和惶懼心態的不少香港人來說,這部紀錄片雖然沒有治癒療效,無疑可以暫時紓痛減壓,更重要的是欣聞樂見這一段歷史得以透過開麥拉眼用影象紀錄下來,並且散放流傳,保留存儲! 筆者在網上平台觀看了《時代革命》的預告片段,也追看了幾段有關周冠威拍攝該片的心路歷程即時訪問,並且重溫了他 2015 年另一個作品《十年》的專輯。 簡明來說,筆者以基督徒身份作見證:周冠威不愧是一位「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徒弟兄樣式!

    《時代革命》是有關香港人「反修例示威騷亂」的紀錄片,周冠威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該片「並非美化暴力或散播仇恨,而是一個紀錄,認為包括政府等不同立場的人亦應該觀看。」 他拒絕匿名蟄伏,在電影作品押下真姓實名,訪問中表明無法理會遊離飄移而難以臆測的所謂「紅線」。 他敢於面對未可預知的「政治打壓」風險,被捕被控以至被囚是極可能發生的殘酷現實! 可是,周冠威一直表現得從容泰然、謙虛直話,堅執為善,可說是活出一個基督徒「行公義、好憐憫」的樣式來。 接受訪問時他說及「我追求的不是幸福,我追求的是公義」和「我關心的不是事情是否可行或不可行,我關心的是事情的對或不對」,簡潔明確,鏗鏘有力,令人動容! 筆者身為基督徒,理解和認同這全然是宗教信仰影響所及的強韌信心使然,更深受其堅執和勇毅所感動。

    筆者因而聯想起二戰時德國信義宗牧師潘霍華的事跡。 潘霍華參加反對納粹主義的抵抗運動,不惜以身犯險,在戰爭一觸即發時從美國返回德國去,最後被捕入獄,在戰爭結束前被秘密處以絞刑。 他的「十架神學」有著捨命赴義的強烈承擔精神,被視為是一個追隨耶穌做祂門徒的殉道者。 潘霍華認為基督徒必然捲入此世的生活,教會生活必須與人民的生活緊密相連,而基督教的「此世性」與愛相繫,被愛所滲透。 他寫的《做門徒的代價》第一章便開宗明義指出有兩種恩典:「廉價的恩典」和「昂貴的恩典」。 「廉價的恩典是不以門徒身份為代價的恩典,是沒有十字架的恩典,是沒有活生生的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的恩典」;「昂貴的恩典是必須日復日地尋找的福音,是必須尋求的禮物,是人必須叩開的大門……它是昂貴的,因為它要人以生命為代價……」 (原書譯本 031-043 頁)。 潘霍華甘心情願作了抉擇,委身追隨耶穌基督,背上十字架成為祂的門徒,並且付出不菲的代價。 筆者認為周冠威有著相類近似的身影,隱約體現出「你要追求至公至義,好叫你存活,承受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申命記十六 20) 的聖經訓諭。

    筆者不是影評人,未能對周冠威的導演表現作出專業評點,不過,還是認為這部《時代革命》紀錄片在政治現實上意義重大。 須知紀錄片的現場拍攝材料是客觀的影象證據,但是,透過選材的處理、場面的調度、剪接的蒙太奇,持平來說,整體的電影視象效果和訊息,應該說是「現實」的其中一個「較接近真實」的版本,因為說到底,筆者以為就算是紀錄片,都是經過主觀想象整理的客觀現實呈現。 筆者早年認識電影時深受「作者論」的影響,深信無論是劇情片、動作片、驚慄片和紀錄片,都必然有著身為作者的導演所詮釋和所表述的觀點,雖然紀錄片必然多幾分導演自覺上的專業克制。 事實上,周冠威在訪問中表明他是站在弱勢抗爭者的角度和立場來「紀錄」這場抗爭運動。 由此觀之,不必諱言,周冠威導演是香港人的兒女,是抗爭者的兄弟,是教會基督徒的好弟兄。 筆者相信,香港人將會記住這個名字:周冠威!

    最後,筆者將為周冠威和他的家人恆切禱告,並藉基督的恩惠和慈愛送上祝福,引用以賽亞書 56:1 作結:「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守公平,行公義,因你的救恩臨近,我的公義將要顯現」。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