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三代的香港兒女致敬,並送上祝福!

2020/12/7 — 11:50

時至今天,香港早已沉淪,法治瀕臨死亡,奄奄一息。 最近當局無恥粗暴進行的一連串政治打壓的行動,已變為常態現象,不少無奈的香港人感到無比錯愕,以及被壓抑的憤怒。 早前分別於 7 月初被捕的唐英傑和 9 月初被拘的譚得志,至今仍在「還押候訊」;日前黎智英被檢控而申請保釋被拒,須羈押等候至明年 4 月才提審,如此的「延後安排」令人費解,有人指出簡直就是刻意造成「未審先囚」的效果,異常歹毒。 而且,學民三子的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更被重判,其中周庭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亦被拒,即時收監。 

當局接二連三出手,在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包裝掩映下,筆者以為都是野蠻和醜惡的「政治逼迫」。 黎智英年逾古稀,是經歷過早期爭取香港民主的老一輩人物、譚得志正值中年,以年紀論是第二代人,不過與唐英傑、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等廿餘歲的年輕人,同屬新一代抗爭者。 無論怎樣,老中青三代人都是香港兒女,是「真.香港人」,勇敢無懼的為香港命運同負一軛,押上生活、前途,以至生命,承受著沉重的政治壓力,忍受著無比的身心苦痛。 為此,筆者百感交集,有著身同感受的觸動,必須向他們表示敬意,送上祝福!

筆者雖然並非生於斯,但是 18 歲後便落籍香港,可說是長於斯,生活於斯,相信將會終老於斯而埋葬於斯,對香港一直有著濃烈的感情和依戀。 如今眼看著這片土地愈來愈變得陌生、詭異、可怕,甚至陷阱處處,硝煙瀰漫,籠罩著脅迫和恐懼氣氛,心傷悲慟。 事實上,美國總統選舉日往後至今近一個月,筆者嘗試多次放棄觀看 YouTube 好幾位 KOL 的時事評論視頻片段,只因為整個時局不斷惡化,外地如是,本港更甚,引致精神沮喪和心情極度惡劣,深深感受到強權專橫的殘暴。 

廣告

強權下世態險惡,無制約下的強權更是無法無天。 封建年代衙門知縣手上的驚堂木、衙役執著的殺威棒,都是為所欲為的統治工具;莊園大宅的護院壯丁、土豪劣紳的奴僕打手,只要棍棒刀劍在握,便可仗勢霸凌。 當今黑社會社團同樣奉行「官府在遠、拳頭在近」的規律,所謂天理人情只不過是牛肉刀刃邊和指節銅套上的鮮血而已。 況且,在警權過大的專制管治下,鎗枝武器裝備精良的警隊有權在手,藉執法之名便肆無忌憚的枉法而為、殘民以逞,不少人已慨歎當前特區早已淪落為「警察國家」了! 筆者見證過英治年代的警察暴力,可是相對這些年來特區警察不受制約的暴力,更令人不寒而慄!

回想起來,六七暴動時筆者從澳門初來香港,過著浪跡生活,夜裡寄住在同學家姐服務的醫務所。 醫務所在旺角彌頓道附近,好幾個深夜裡從高處望下去,街角巷尾的一群黃衣警察圍著三幾個白衣「暴徒」拳打腳踢、揮棍狠毆……。 這是筆者對於昔日「黃皮狗」和「白皮豬」暴戾凶殘的目擊經驗,遠距離的隔閡還是聽得清楚淒厲的叫喊聲,以及猛烈的肢體動作,至今未忘。 其後筆者認識一些關心社會事務的朋友,主動作為旁觀者、尾隨者,以至支援者,先後或多或少的在紅磡盲人工潮、保釣運動遊行、珠海學生報開天窗、反葛柏維園集會等事件上,留下足印、汗水和記憶……。  其中令筆者再次近距離接觸警察暴力並且擦身而過的,是在維園草坪上目睹威利警司揮警棍把年輕示威者打得頭破血流,其後他的惡形兇相插畫像成了《70 年代》首頁封面。 

廣告

相對來說,逾五十年前目擊和親歷的殖民地警察暴力凶殘程度,遠遠不及當前特區警察近年來的狠毒險詐手段。 特區政府與香港老中青三代人為敵,秋後算賬以至趕盡殺絕,三萬名警察便成為當權者的鎮壓工具,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執行政治任務。 香港的抗爭路還是如此漫長而崎嶇,上一代人熬過去,下一代人還是要撐下去,繼續走下去。 筆者祝願所有「真.香港人」的香港兒女平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