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公然「敢把皇帝拉下馬」的許志永致敬!

2020/2/26 — 15:05

背景圖片:紀錄片《平安樂清》影片截圖

背景圖片:紀錄片《平安樂清》影片截圖

武漢肺炎疫病爆發後,迅速擴散全國各地,內地人民在醫療物資普遍匱乏的惡劣環境中飽受惶恐、悲痛和無助的蹂躪,不少人再次警覺到自然病毒的「天災」,在體制病毒的「人禍」中不斷轉壞惡化,憤怨的怒火持續升溫,燒遍神州大地。二月初,新公民運動主要創始人和法學家許志永發表了題為 ﹤致習近平《勸退書》﹥一文 (註),情理並茂,直率大膽,劍指當今紅色王朝大帝習近平。 許志永在文中表示自己是在「皇帝新裝大遊行,國民莫敢妄議」時期中「那個說出真話的孩子」。 筆者甚至認為,許志永不僅敢於直斥皇帝的虛偽無能,揭露其裸體「示眾出醜」,更進言勸退,簡直就是「敢把皇帝拉下馬」!

毛澤東當年文革也曾用上「要捨得一身剮,敢把拉皇帝拉下馬」這句話,旨在煽惑紅衛兵砸毀國家行政架構,把劉少奇從高座拉倒下來,重奪黨內領導權。 不過時移勢易,當前紅色王朝的習大帝雖然只是效顰毛魔的東施,但是共產黨體制畢竟已經歷數十年「根深柢固」的維穩工程,人民難以輕言翻天覆地的撼動變化,筆者猜想許志永在堅守基本原則的前提下,行文力數皇帝的拙劣不堪之餘,只能補上委婉勸說的筆觸,促請習大帝自行引退下來好了! 

許志永不愧是勇毅不拔的良心公共知識分子,多年來一直在內地法律框架內組織和參與不同形式的「公民抗爭」活動。 可是,在共產黨不斷的打壓逼迫下,七年前終於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而被關押四年。 獲釋後許志永並沒有退縮,去年還公開倡議「紮根社區,服務社會」的「2021年競選區縣人大代表」行動。 早前他被指是去年底組織「廈門聚會」的幕後黑手,遭到公安追緝而被逼逃亡,期間仍堅持發聲,撰寫了《勸退書》一文,其後終於在1月15日被抓捕,命運未卜。暴政苛權下內地根本已無淨地樂土,儘管抗爭的異見人士前仆後繼的捨身赴難,無論是「我沒有敵人」的君子劉曉波,還是「砍頭也不回頭」的硬漢李旺陽,在共產黨人眼中都是絕不能放過的「階級敵人」,慘烈的抗爭運動「永無寧日」!

廣告

筆者無意尋章摘句的解讀許志永的《勸退書》一文,因為其中所談及習近平此人性格、能力和所作所為的內容,不少政論人士早已有詳盡分析,嚴格來說並無新意。  但是,我們必須考慮到許志永身處內地的專制威權政治環境,萬籟寂然中仍然膽敢放聲高嘯,逆鱗冒犯當今皇上,或許縱然未必能夠震聾發瞶,但是其關顧家國福祉的情懷和置個人生死於度外的勇氣,實在令人肅然起敬。 為此,筆者覺得還是必須就許志永《勸退書》一文簡略談談其中若干意見。

縱觀《勸退書》全文,許志永毫不客氣的直接指出習近平能力不足,與其他國家領導相比,無論是俄羅斯的普京、美國的川普,或者印度的莫迪,絕對沒有強人領導的「政治家」條件和素養,根本毫無堅定意志和自信,況且志大才疏和好大喜功,只懂拉幫結派,大搞個人崇拜的獨裁式管治。 因此,在毫無識見和自知的思想貧乏情況下,其治國理政的策略正在「開歷史倒車」,扭轉「黨政分開、政企分開」的改革方向,繼續共產黨「運動治國」的整治式手段,強行「打造強權新秩序」,並且執著於「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的獨攬大權。 本來「集體領導」是共產黨多年改革趨勢,但是習近平斷然「修憲」,刪去任期限制的憲法條文,許志永直指是「逆流歷史」!

廣告

許志永明言「莫讓維穩耗竭中國」,指出習近平只是「因不自信,四面鬼影,拚命維穩」,不惜以一切手段剝奪人民的自由和尊嚴,壓制人民的抗議和訴求,並慨歎「過於穩定缺乏變化的系統,一旦生病,無藥可救,自掘墳墓。」  在處理香港民主抗爭和內地疫情這兩件事上,許志永直斥習近平缺乏處理危機的能力,簡直是「指揮失當,部署混亂」,顯得「一片狼藉」,前者基於咄咄逼人的思維,「不斷蠶食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後者則「遲遲不批准公開真相,致疫情爆發舉國災禍」!  許志永畢竟可謂「用心良苦」,最後在文末寫道:「兩屆期滿,歸家休息吧。經言亢龍有悔,莫到尷尬悲劇時,悔之晚矣。」

筆者以為,許志永的《勸退書》用意本是「規勸退讓」,如果習大帝此人稍有自知之明,便應該好好歹歹找個下台階的理由退下來。不過,嗜權如命的共產黨人豈會如此輕易放手引退呢?  此外,現實一點來說,儘管民憤沸騰而民心思變,觸動改朝換代恐怕是不切實際的奢想,那麼相信只能期盼激化共產黨的內鬨惡鬥,習大帝被拉下馬來罷!

 

註:詳見《阿波羅新聞網》報道 (2020/02/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