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5/28 - 17:01

向毛主席學習

資料圖片,來源:Camillo Corsetti Antonin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Camillo Corsetti Antonini @ Unsplash

近日因考題風波,翻讀中日國共戰史,發覺戰時經驗和毛的思想挺有啟發性。

一是唱國歌。由始至終我都認為國歌其實很適合香港現在的情況,基本上每一句歌詞都正中要點,沒有一句歌詞不適合現在的香港。面對著警察可以唱國歌,面對著小粉紅又可以唱國歌,而且國歌法沒有針對唱國歌的人的音樂水平和素養加以規管,以我們的好戰友委內瑞拉作為例子,只要水平沒有比它差太遠,都應當包容。唱了國歌,安能辨我是雄雌,這也和之後的二點有關。

廣告

如果有其他場合,可以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或者敲經唸佛。

二是陰陽渾沌的哲學。當初中國沒有即時攻打台灣,其實背後有很深的政治考量,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這樣寫:

蘇聯就是想控制中國,想綑住我們的手腳,真是癡人說夢。要和我們建立聯合艦隊及長波電台,這簡直是妄想。赫魯曉夫為了同美國拉關係,把我們當成他的籌碼,讓我們答應不用武力進攻台灣。赫魯曉夫自不量力。你不是要同美國拉關係嗎?好,我們放炮慶祝。這些炮彈留久了,就沒有用處了,不放炮慶祝一下,做什麼用?美國最好插手進來,在中國什麼地方放一顆原子彈,炸死個一兩千萬人,看你赫魯曉夫怎麼說。但我們有些同志就是糊塗,不明白這個道理,還準備渡過海峽打台灣。我是不贊成打過去,放在那裡,是一個壓力,內部就會團結。這個壓力一沒有了,內部會鬧起來。 

你可以看得出毛對政治現實的審視有很精確的見解:看得出蘇聯為了要和美國談判,於是要展示自己有能力控制中國。中國自己也需要維持和蘇聯美國議價的能力,所以必需保持台灣的現狀,讓自己有能力直接和美蘇議價。台灣之所以沒有被立刻攻佔,也很大程度上是基於毛那一種三方博奕的混沌思考:只要一天台灣依舊在,這一種張力本身就能確保中國內部穩定。

所以黃之鋒有一點觀察得很好:香港不能太早和美國大拋眉眼,《蘋果》那一手把自己 sell 得太 cheap,這是莊敬自強也是現實的考量。

三是游擊戰的概念,抗爭者不能再送頭,不能為了畫面好看於是就胡亂再吹捧轉發不實的消息,鼓勵前線的人武力抗爭被補,傷了人也犯了法,不值得鼓勵。現在應該學習的是中共對抗國民黨對抗日軍的策略:

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

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

警察執法使用的武力越加寬鬆,早晚會打傷波及一些他們不能得罪的人,例如一些完全沒有人知道他是議員的功能組別議員、某國駐港總領事(戰狼外交 mode: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地產金融富豪、內地或外國遊客、甚至是自己的休班同僚(因為不出示委任證)或者內地來港執法人員。

內地人員來港,慢慢就會開始植入自己心腹,用些更便宜更狠更聽話的內地人員直接取代警察。

而且警察在明,他們經常捕風捉影,倒不如抗爭者聰明一點,不斷轉換不同形式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方法去表達訴求。切忌鼓吹違法,不要做違法的事讓人有口實。要讓警察多佔地,就像日軍只能佔據主要城市,而無法控制偏遠山區一樣。抗爭者的強項從來都不是硬碰違法,而是他們人數眾多卻又無處可尋,靜若處子動若脫兔,動如掠火不動如山,這才是他們的強項。

之後歷史又會因應現在的政治現實而如何被修改呢?每一個政治現實都需要不同的歷史,這是一個有趣的課題。老毛在戰爭和外政之上,最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獨到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