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君子豹變,願不回頭 — 關於武力升級、五大訴求和香港獨立

2019/12/27 — 11:01

聽說最近連登又出現一些爭議,有人探討香港獨立;有人反對,認為太快「爆響口」,令國際視線轉移、令中國「有藉口鎮壓」,有人甚至說民陣元旦遊行,不要揮舞香港獨立旗幟。先不說我個人的立場和信仰,想提供一些基本事實:在親北京派區議員在選舉大敗後,一張共青團網絡群組的載圖流傳出來,群組的成員表示,要盡力在輿論上分化香港人。整個中國的網軍怎會閒著,還加上香港內部的「網評員」,你可以肯定,在網絡上看到的每一個評論,都有可能是帶風向、見縫插針的操作結果。

所以「討論獨立主張是否應該出現」,不一定是真心討論策略,而是打壓異見,加上北京希望分而治之的策略。當你被帶風向,去附和那些「港獨抖抖」的討論,其實是違背了運動爆發之後大家都認同的憲章: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永不割席。

香港人說「五大訴求」,不想被北京滅聲,但如果脅保存「五大訴求」的名義去滅掉「香港獨立」的聲,本身就有倫理問題;其次就是高舉「香港獨立」訴求的人,也一樣同意「五大訴求」,也表示兩者不互相衝突,再加上沒有大台,大家平等,根本沒人有道德基礎「抬己抑人」。

廣告

況且在現實上根本沒人有權力能夠令其他人收聲,當然會有人認為在網上和報章上抹黑他們是鬼,就可以打擊他們。但歷史告訴你們,這只是一再自損公信力,暴露出自己唯我獨尊,沒有真正領受時代革命精神:大家都有自己的信仰,但你無法消滅對方;對方的方法,你不喜歡,卻可能有效。很多人說這個是鬼,那個是鬼,但其實只是對方的言行超出了你的心理舒適圈。2014 年的時候,戴口罩已經是鬼,但現在已經是標準配備;2016 年,梁天琦黃台仰那些主要港獨、跟楊岳橋爭票,又說是鬼,現在大家配備了他們發明的口號和熱捧 Pepe;2019 年 7 月 1 號,衝入立法會,又有人說是鬼,直到很快就有其中一個人除了口罩,接著「鬼論者」又靜靜轉身沉默;

半年內,反擊警察、用氣油彈、小隊有記認、裝修藍店,乃至最近的真槍,善男信女的第一時間反應,都是指斥有鬼,但每一次都是這些「鬼」延續了反抗的溫度、續存了香港反抗北京暴政的義戰。以今日「革命觀光客」在網上的標準,梁天琦黃台仰等等支持港獨因此他們也是喬裝警,入獄和流亡都是演戲一部份?大埔不是有個人持槍被捕?他上庭前還要托人傳話自證清白,抗爭的委屈大多數都是來自人民的不理解,而不只是來自敵方打壓。不是說香港人反抗,香港人報仇?核爆都不割席?

廣告

到真有人計劃反抗和報仇,你又覺得對方是鬼,那只是說說貪口爽,還是妄想有絕對安全的報仇方法,怕別人報仇可能「累街坊」搞到自己?如果這樣想就是沒有共負一軛的共同體心態。

回顧這些,不是想調侃善男信女社會賢達後知後覺一如以往,而是人的理性、社會大眾的標準,是游移並不斷改變,你當下信奉的真理,其實並非攧撲不破,別人違背了標準並不一定是對方錯,而可能是你的標準落後,需要變革。北京和特區也說香港人的「真普選」違反人大831決議和基本法,難道你又自己放棄?是真普選有問題嗎?是北京的標準有問題。同理,主張港獨和主張真普選,也是「主張」,如果你動了要滅聲的念頭,那你只是一個權力較小的北京,本質已經一樣。你可以不同意,但不能滅聲,別人有思想和表達自由。

就像「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社會賢達一開始也覺得好可怕、激嬲中國,令人聯想到「顏色革命」,也想出手打壓,但相信的人夠多,街上人人都喊,就自然成為主流。想阻止香港獨立思潮,唯一方法就是展示在一國控制一切的局面下,可以實現「五大訴求」,否則香港獨立必然是「五大訴求論者」的下一個歸宿。

我個人主張獨立,但我不認為它有比「五大訴求」危險,因為「五大訴求」本身就已違反北京意志,我們是香港人,就一樣危險。不斷反對港獨的泛民上一代,在中國的「文宣」也已經是「港獨份子」,因為他們違反了北京意志。一些人認為在這個時候揭牌,會給予籍口北京更大力打壓,令香港更加危險,但這樣想只是幻想香港「有險可守」,而是否「有險」取決於香港人自己是否將獨立宣訴於口,這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嘛?就像兩三個月前香港人搞集會聲援加泰集會,很多善男順女又 panic 了,搖頭晃腦地說這樣會激嬲美國,搞到《人權法》過不了。之後神推鬼使就出現了中大和理大圍城戰,殘酷的人道危機令本來懸置在參議院的《人權法》火速通過。

我不是說「港獨主張」絕對不會成為中國反對的藉口,但香港人在國際中根本被動,中美和世界的決定,絕對是根據自身的利益邏輯。也就是說北京不能出解放軍,不是因為香港人沒有支持港獨,而是因為他計過度過,知道出兵自損八百,於是連你們早就在揮舞港獨旗,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客觀條件是可以屠殺,你自認愛國愛黨也不能逃過大難。

就像加泰和美國,美國立《人權法》是因為她自己要制衡中國的國策,而不是因為香港人是否支持加獨份子或者美國,或者香港有多少人去過游說,不要想那麼多。香港在國際上被動,因此更加有空間、沒有包袱去表達自己的真我。誤以為「展現真我」就會引來災難,只是把自己看得太高、把國際政治看成繞著自己轉,把滯留舒適圈美化為「顧全大局」。

半年前香港爆發反送中,就是「不顧大局」,主動為中美關係和各種談判增加新的議程。霧裡看花的社會賢達以為有「國際社會」支持就可以,那麼半年前為甚麼又忍辱負重,不等中美談判之後讓大國決定香港問題呢?因為有些事情真是十萬火急,不能等無能的國際社會,香港的百年基業和人命都很重要。

那麼香港是否要繼續接受「一國兩制」、視之為歸宿,也是在這個「全體制迫害人民」的情況下香港人自然會思考的緊急問題。半年前很多人都不會說「等埋XX先」,是因為針刺到肉,自己的資產和安全都很危險;但送中條例已經被勇士推翻,社會賢達就覺得不緊急了,可以等等、主張建大台收拾殘局,這是很殘酷的現實,「黃絲」之間不同人群階級的底線都不一樣。但建大台,外面的人是否同意?就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或「香港獨立唯一生路」這些口號一樣,不是誰人說可以或不可以,而是要看民意,有人支持就會有人叫,如果有人支持你怎麼反對也摧毀不了;如果大家反對,你是甚麼賢達都推不動。

近日我在一間餐廳看著幾個藍絲叔叔在看新聞打交直播,然後他們說:「究竟完未」,狀甚厭煩。有黃絲有意阻止別人主張獨立,其實也是這種「究竟完未」的情緒,但這只是情緒,並非深思熟慮。他們彷彿認為只要不提港獨,中國帶給香港的災難就會停止。但事實當然不會。亦正正是災難不止,香港人自然會尋求新出路。

很多人接受不了有槍,黎智英在專欄說「認為」有「不良份子的滲透破壞」。他們似乎不明白,警察進入暴力無責任體系、不斷有人被消失、國際社會得個講字的情況下,香港看似喧嘩但其實局勢是萬籟俱寂,最終會有人走向武力升級,最終在沉默中會有事情爆發。如果想阻止更大的暴力,還是那句,不是屈鬼,而是用高超的政治力令政府讓步,大家就不用變成武裝份子。如果沒有辦法令大政有可為,還要抹黑反抗者,只是向弱者抽刃。你沒法推倒高牆也不應為高牆添磚。別人違背了你的標準並不一定是對方錯,而可能是你的標準落後,需要變革。

另外個人覺得黎智英「懷疑」滲透者「聽說是有中國背影,想在港製造麻煩給習帝的權鬥對手所為」的立論十分有趣。也就是說炸彈、黑衣人、縱火那些,有可能是鬼,但論證闕如,只推給「聽說是有中國背影」,是北京內部製造權鬥云云。問題是「權鬥論」是萬能的,「避免捲入權鬥」亦萬用。當你不同意一件事但又找不到vaild的理由,就可以引用這些政治陰謀論。「總之唔好做,總之好危險。」

但問題是香港就是中國統治的殖民地,中國的線路和權力在香港如身之使臂,而中國那麼龐大的國家,黨內不會無派,因此不管香港是抗爭還是不抗爭,都會成為北京權鬥的籌碼。你不抗爭呢,就成了習近平鬥反習派的工具;你抗爭呢,就成了反習派反習的籌碼。事實是香港存在本身就是權鬥的籌碼,若說不要成為北京權鬥籌碼,為甚麼不在6月的時候說呢?大家留在家中就沒人能滲透了。在「勇武派」不斷露面建功之前,北京就沒有滲透香港嗎?北京就沒有權鬥嗎?為甚麼「勇武派」成了一件事之後,香港突然才鬼影幢幢呢?比起排擠異己,個人覺得市面流行的「權鬥籌碼論」更值得討論。其實香港現時既然是「中國一部份」,成為中國政治鬥爭就是不可避免的,你不主動,別人也會謀劃。

建設民主中國十分虛無,介入中國政治卻是必然,成為權鬥籌碼亦無問題,只要方向是有利於香港爭取權力。正如香港現時亦是中美之間的籌碼,但我們要爭取談判中加入香港自己的議程。混跡於混亂中求存,手會黑,但難道香港現時又是處女?人只有死,才不會成為任何人的籌碼,但香港沒打算死,那麼利用中國也利用國際社會亦只是現實。至於黎文說「位於中共極權危牆之下,港獨不但無可能,我們更會失去了國際和市民的支持,是死路一條」,我想引用 11 月期間美國 Emerson Polling 的全國民調,69% 受訪者有留意香港抗爭新聞,59% 支持香港從中國獨立出來,只有7%反對,34% 表示不清楚。(Sixty-one percent (61%) of voters are watching or following the political protests in Hong Kong. A significant majority at 59% think Hong Kong should be independent from China, 7% said they should not be, and 34% were unsure. ) 

當然有人支持也不一定能成功,我也不是民意最大黨或者國際派,但相信這個民調足以證明國際對香港獨立的看法,不如香港人自己所想的那麼絕對。但說到底我們不應盲信,但也不能放棄任何可能性。在  6月 12 日之前,大家都認為想《送中條例》收皮,在一黨專政下,是發夢無咁早,但人民的意志可以改變不可能,發夢可以成真。

人民進步到某個程度,自我覺醒,自我充權,就會發明出上位者無法理解的路線,上位者不容易適應。因為這是世界其他地方都沒有。無大台如是,五大訴求如是,香港獨立如是。君子豹變,但那是漸進,不會回頭。信仰過一國兩制及經歷其破滅和成長,就很難回到那個童話。很多人的口吻語氣還是覺得勇武危險、獨立思想危險,彷彿是他們在包容群眾,但你有沒有想過,一直是我們包容沒有離開過民主歌聲獻中華的你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