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含淚投票有乜意義?

2019/11/23 — 22:46

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將於今日投票。是否需要「含淚投票」,又成了不少人討論的話題。支持含淚投票的理由,其實同當日特首選舉,支持曾俊華的人主張的 “lesser evil” 一樣,便是叫人兩害取其輕。問題係,特首選舉同區選唔同,泛民絕對可以派些像樣一點的人參選,令人唔使含淚投票。

既然如此,點解泛民去到今時今日,仲要找一些甩皮甩骨的人,繼續容許梁耀忠這類人物,出來代表泛民,然後要人在一堆屎當中,找一件無咁臭的屎來食呢?定係你想話我聽,泛民唔揾梁耀忠之流去選,就無人肯出來選呢?我唔知道,我亦望唔透。

我更加望唔透嘅係,叫人去投區議會,究竟有何意義?區議會有實權的嘛?根本沒有。區議會的唯一存在價值,便是政府會出糧俾班議員和議助,同埋俾錢佢地搞議辦。投票的唯一意義,只是決定這筆錢究竟係用來俾泛民養全職政客,定係俾建制派。

廣告

不過無論俾邊個都好,其實都係浪費納稅人金錢,這點大家其實心知肚明。建制派當選,唯一好處就係蛇齋餅粽,泛民當選的好處,亦只不過係蛇齋餅粽,絕對唔會因此而擁有所謂的「真普選」。如果泛民全職政客真係有用,香港今日就唔使爆發「時代革命」啦?由此可見,區選投票其實無用,因為區議會本身根本沒有存在價值,應該取消。

事實上,港英政府當初在 1982 年舉辦區議會選舉的原因,其實同港英後來搞功能組別一樣,就係唔想搞立法局直選同普選,所以整個一個沒有實權的區議會出來,藉此招攬當時的民主派加入建制,使佢地變為建制豢養的政客,消磨佢地的革命意識。因此,梁耀忠和其他的泛民政壇老鬼,墮落到今時今日的田地,證明港英成立的區議會,其實是非常成功的。

廣告

說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話:泛民若能控制過半的區議會議席,便能控制區議會在特首選委會中的 117 票,泛民的選委數目就會大增。其實,政府真係要輸打贏要的話,絕對可以透過修例,大幅減少區議會選委的數目,而修例的門檻只需要立法會過半的贊成票。換句話說,在建制派坐擁立法會過半議席的情況下,泛民即使全取區議會議席,都改變不到選委會所佔議席的比例。

退一步而言,政府即使唔去修例,泛民因為區選得勝而多了 117 個選委議席,但係泛民又會因此而過半嘛?不會,計埋上屆的 325 席,都不超過 450 ,頂多令到選委會的商界票變成關鍵少數。然而,商界票變成關鍵少數,又會因此令到泛民又或者佢地所撐的人做特首不?不會,否則當日奶媽都上唔到台。換言之,泛民叫人含淚投票,結果搞來搞去,原來都係為他人做嫁衣,等班大孖沙在阿爺面前有更多叫價籌碼,着數照樣係班財閥,你話有乜意思?

當然,最最最重要的地方是:香港現在不是鬧「時代革命」嗎?既然鬧革命,就應該推翻現行建制,以及香港不民主(或不夠民主)的政制,否則成班人發動武力抗爭,究竟又為乜鬼呢?什麼?是爭取政府讓步,接受所謂五大訴求?你們不是說港府施行暴政不?你發動武力抗爭,竟然不為推翻暴政,咁搞來為乜?搞來玩?

如果所謂的「時代革命」,其實是人家完全睬你都有味的情況下,懇求對方接受你的所謂「五大訴求」,然後派一大班人參加暴君御准兼無實權的所謂選舉,以求混入暴政所建立的建制,以及幫有錢佬贏多一點講數的籌碼…這樣的「革命」,還真是不搞也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