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別黃藍的民粹主義等於中間路線的出路嗎?(上)

2020/9/14 — 15:07

photo credit: pxfuel, https://www.pxfuel.com/en/free-photo-xfhkk

photo credit: pxfuel, https://www.pxfuel.com/en/free-photo-xfhkk

【文:籠外人】

筆者近日收看了沈旭暉教授跟袁彌昌博士的訪問[1],袁彌昌原本代表由田北俊主導的希望聯盟,打算以中間路線參選立法會選舉。袁彌昌在訪問中指出,參選目的是希望在黃藍的民粹之外,開拓中間路線,希望在政治兩極化的情況下,中間路線代表能成為議會中的關鍵少數,在必要時作為「剎車掣」阻止矛盾升級。筆者將探討黃藍陣營的民粹主義有何分別,以及中間路線的可行性。

學者對民粹主義(populism)無一致的定義,因為它更像是一種爭取民意的手段,而非一種價值觀,因此獨裁如納粹黨會訴諸民粹,民主如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都一樣會訴諸民粹,不同意識型態的信仰者都可能會利用民粹。不過,民粹主義都有一些共通點。首先,政客會利用煽情的言語去動員群眾,爭取他們支持,政客可能只是訴諸情感而非理性邏輯。其次,政客會建構其受眾作為「XX人」的認同感,並排斥非其受眾的存在是「合理」,例如捍衛本地人利益並拒絕外來移民,提倡有色人種的平等人權以對抗白人至上主義的歧視。

廣告

筆者認為所謂的民粹是政治運動中不會消失的元素,因為政客總要爭取群眾的支持,而任何人的思想都不可能任何時候都是「理性」,做決定時不受情緒影響,社會的不同人之間又必然有不同群組的認同感,所以政客為了取得特定人群的支持而選用情緒化的說話,無疑是一個有效率的手段。但是,即使香港的黃、藍兩陣營中,都會有民粹主義的身影,雙方的民粹卻有一些分別。

去年八月,香港民意研究所就市民對警隊支持度進行調查[2],發現年齡和學歷是主要因素,影響受訪者的立場。簡而言之,就是年輕、高學歷群組對警察極反感,年長、低學歷就會對警察有較大好感。如果要探討黃藍兩陣營中,民粹對其受眾的影響力更大?合理的推測是低學歷的人以「理性邏輯」思考的能力會比較弱,更容易訴諸情緒而不是原則,所謂的民粹對藍絲可能有比黃絲更大的影響力。比如藍絲對「私了」、「裝修」行為極反感,但同時卻對警察的濫用武力行為無動於衷;黃絲對警察濫暴當然極反感,但事實上不少人也不同意「私了」、「裝修」是100%可行,所以根本不會有政客主動慫恿以上暴力行為,反而強調非暴力原則。這例子說明黃藍陣營都會對某些暴力有反感,但當「反對暴力」的原則在現實中出現矛盾,較高學歷的黃絲因為思考過程要講求邏輯,所以有較強的反省,而低學歷的藍絲卻只會直接無視矛盾的地方,甚至不談邏輯地 Blame the victim,說一句「無敵」的評語:「你唔搞事咪冇事囉!」

廣告

另一個黃藍民粹的特徵是,兩者的民粹都有民族主義的包裝。藍絲認同的是一種中華民族的民族主義,共產黨通過這種民族主義,營造大國復興、經濟發達的觀感,講求物質層面的豐足,而欠缺道德標準的判斷。但是筆者認為這種民族主義的核心是崇拜權力的思想,所以藍絲即使看到有負面的事情出現,他們便會立即轉移視線到正面的事物,營造出當權者永遠是「對」的假象。黃絲則發展出一套截然不同的民族主義,它是以香港人為本位,拋棄過往物質主義的中環價值,改為擁護一些精神、制度層面的價值,以信仰民主、自由、法治的香港人作為一個新的「想像的共同體」。黃藍陣營都用利這種結合民族主義的民粹,去製造自己陣營內的向心力,結果形成「XX人v.s XX人」的矛盾局面。

黃藍陣營各自的民粹,都包含著一種「理性邏輯」,由於兩種邏輯之間存在互相排斥的元素,雙方各執一詞就會造成兩極化的現象。一套較理想的政治制度能比較有效地令雙方通過協商和妥協,和平地找出共識,即使矛盾照舊存在,市民也能夠生活於一個相對和諧、穩定的社會中。袁彌昌提出的中間路線,能否有效達成這個狀態呢?下文再議。

[1]【堅離地傾.沈旭暉 038】袁彌昌:當代真田家:袁家究竟點樣相處?(上)

[2] 【責任誰屬】研究發現,低學歷、退休人士認為警民衝突最大責任在示威者身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