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1/12 - 13:02

呢個時候,係分化嘅最好時刻,亦是我們最需要團結嘅時刻

攝於夏慤道行人天橋,2019 年 6 月 12 日,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作者攝)

攝於夏慤道行人天橋,2019 年 6 月 12 日,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作者攝)

有一個百屌成金的「會」,只要有人開 post 去屌,一定有好多人大聲叫好,乜嘢瀨共、乜嘢獻媚、乜嘢送人血之類,乜都講得出。

但我從來唔去屌呢個「會」,因為我知道佢哋做實事,我清清楚楚記得,喺 2019 年每一個環節都見佢哋團隊嘅身影,情況許可就做街站,情況唔容許就企喺街邊做支援,做急救。中大同理大圍城,佢哋都義無反顧走上前去做人道救援。

所以我唔單止唔屌呢個「會」,仲會為佢哋講說話,因為佢哋真係有付出,而且佢哋所付出嘅,未必比對佢哋口誅筆伐嘅人少。

廣告

同樣道理,今次被 DQ 嘅議員,好多議員同佢哋嘅團隊做咗好多法律援助,安排咗唔少心理輔導,統籌好多人道支援嘅工作,出錢出力,從無手軟。而佢哋嘅助理,更係到處都見身影,係做實事嘅手足。

呢啲付出未必係白紙黑字寫得清楚,亦唔會變成「功績」或「政綱」,但好多人心裡係記得佢哋嘅付出。佢做嘅未必比你多,佢哋仲未暴斃於暴政之下,未能瞓低喺地下畀人 over their dead bodies 咁踩過去,但佢哋同佢哋團隊所付出嘅亦絕對係 way way above average。

如果批評嘅聲音只係嚟自對家陣營,我反而唔會擔心,但我係清楚明白同觀察到,好多批評被人 DQ 議員嘅人,本身都係對運動有好多付出,亦正係呢個原因,批評嘅聲音有時更加不留情面。但我想講嘅係,如果搵到十個批評佢哋同佢哋團隊嘅理由,我諗同樣要搵十個唔願意批評佢哋嘅理由,應該都唔會難到你。

呢個時候,係分化嘅最好時刻,亦係我哋最需要團結嘅時刻。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