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眾新聞》特約記者、《一點》記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20/3/14 - 17:02

周庭講日文做 YouTuber:希望日本人提起香港時,不再諗起成龍陳美齡

周庭參選被 DQ、獲邀當大學研究員又因被起訴不能出境,畢業即失業,但上月當上 YouTuber,繼續強攻日本戰線。(Alex Ma 攝)

周庭參選被 DQ、獲邀當大學研究員又因被起訴不能出境,畢業即失業,但上月當上 YouTuber,繼續強攻日本戰線。(Alex Ma 攝)

「我失業了」

「我都係『小朋友』咋。」周庭說。
也是的。她自 2012 年參與反國教運動,現在才 23 歲,剛修畢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課程。
她亦自 2015 年首次被捕,於去年 8 月因為涉嫌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及參與非法集結,再次被捕並首次被起訴,現要定期到警署報到,凌晨 12 至 6 時宵禁,亦禁止出境。
今年 1 月,她在 Facebook 專頁公開表示,獲北海道大學邀請成為該大學公共政策大學院的研究員(fellow),為期一年,可以到當地參與研究,並主力到日本的大學發表演講。不過,因為被法庭禁止出境,獲邀至今超過 5 個月,依然是籠中雀,有如被廢武功般。

「我失業了。」周庭苦笑。
在學期間,她曾到餐廳兼職當侍應,後來成為區諾軒兼職議員助理,每月收入 5,000 元,但因她選舉呈請獲判勝訴,區諾軒失掉議席,她亦隨之失業。
問可有打算,她說未有閒暇認真思考。「(去年)11 月、12 月,中大、理大,發生咁多事,無空間諗自己,後來 online exam,好多嘢做。啱啱畢業,唔使讀書,要慢慢思考,暫時未確定之後點樣。」

廣告

被起訴後,她不能離開香港,好些事亦不由自主,包括獲邀成為北海道大學研究員後,只眼白白看著時間過去。「同北海道大學的老師不認識的,只係透過另一間大學的老師認識,佢好支持香港年輕人抗爭,之前去東京大學演講,與東京大學老師講到自己學緊韓文,想同韓國公民社會多啲交流,佢話有位北海道大學的老師做韓國研究,識韓文,對於香港得到國際關注亦有興趣。」她提到,研究員並非受薪工作。

以往只到過日本關西,周庭從未踏足北海道,「今年政治形勢好唔同,香港之後變成點樣城市都唔知,只係希望可以接觸老師同學,講佢哋知香港發生嘅事,唔只警暴,仲有逃犯條例以嚟,點解香港人會採取呢步,呢啲日本傳媒未必會深入報道。」

周庭 2019 年 1 月曾獲邀到日本東京大學交流,她以日文演講了 1 小時。

周庭 2019 年 1 月曾獲邀到日本東京大學交流,她以日文演講了 1 小時。

「鍾意我係無用嘅,希望透過我令佢哋關心香港」

近月武漢肺炎全球蔓延,也不僅周庭無法出境。「與日本交流,會用 twitter 講香港事情,我嘅 twitter 用日文 run,日本人都好關心,會直接報道 tweet 寫咩,慶幸好多人願意 forward。」她說社交媒體影響力大:「我分得好清楚,Facebook 用中文,講正經話題、share 新聞;IG(Instagram)都係用中文 run,重點係相,IG story 會 share 新聞。」

「社交平台關注度係幾高,keep 住關注度幾好。」以她所知,日本年輕人甚少關心政治:「日本係個非常政治冷感嘅國家,與歐美完全唔同,雖然都係民主國家,但好多人尤其係年輕人,係唔會睇新聞、唔會投票,喺日本講政治係唔 common,所以會 follow 我 twitter 嘅,都係偏向支持香港抗爭。」

她提起有次開 IG live(直播),發現也有不少日本年輕 followers:「女仔會問我用咩化粧品、用咩唇膏;就算佢哋最初唔係關注香港,只係見到我呢個外國人識講日文,有好多相,都唔緊要嘅,希望透過我,佢哋會關注香港,以後講起香港時,唔再係諗起成龍或者陳美齡,而係會諗起香港有好多追求自由嘅年輕人,希望日本人對香港嘅印象有改變。」她說到日本的大學演講時,會有學生私訊支持她:「鍾意我係無用嘅,希望透過我,令佢哋關心香港,支持呢場(反送中)運動。」

新一代的日本人透過周庭認識的香港,跟上世紀透過成龍的功夫片,有甚麼顯著分別呢?(Alex Ma 攝)

新一代的日本人透過周庭認識的香港,跟上世紀透過成龍的功夫片,有甚麼顯著分別呢?(Alex Ma 攝)

「唔繼續會更絕望,所有參與嘅人要面對政治清算。」  

才不過 23 歳,周庭已有近三分一的日子,走進社會運動中。「當日雨傘運動係懷抱希望,以為政府可能會讓步,以為香港可能會有民主;雨傘係由希望衍生出嚟嘅運動,而反送中係由絕望衍生出嚟。」

「呢場係絕望而成嘅運動,動力係唔繼續,手足將面對更大困境,所以有絕望感,都一定要支持。好多國家經濟唔好,要依賴中國,要緊密同中國聯繫,而中國就係一個咁樣嘅國家,就係利用自己強大經濟去蓋過一啲國家嘅人權、政治問題嘅國家。雖然好多人話唔樂觀,我又覺得其他國家對香港嘅關注,係一個做落去可能有更多成果嘅位。」

她認為,從反送中運動出現的國際視角,到台灣總統選舉打一國兩制牌,以至左右政治形勢,都屬史無前例:「社會改革唔係咁容易,睇台灣都睇到,要有幾多人死、幾多冤獄至可以換嚟民主自由,香港係經歷緊好艱難嘅時候。」

周庭也因為於去年 6 月 21 日參與香港學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升級行動被捕及起訴。「已經第 3 次被捕,今次係第一次被起訴,當刻又唔會好驚慌,嚮香港參與社運,都有心理準備要面對法律後果。charge 告得入,判社會服務令又好,坐監咪坐監,有心理準備要面對法律刑責,都有用好多好重嘅罪名拉手足。」有憂慮嗎?「社會所有嘢都咁荒謬,就算瞓唔著都唔係因為被捕,而係點解個政府仲可以存在,好多人被捕係源於社會出現更大問題。唔繼續會更絕望,所有參與嘅人都要面對政治清算。」  

早於 1 月時,香港眾志通過決議更改組織章程,把組織設立的宗旨由「推動香港民主自決」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問周庭可有計劃參選(立法會),她說要思考:「以前試過參選,議員係一個可以思考嘅位置,但喺香港從政,仲有好多崗位、好多路去揀。」 

前路未明,她在 2 月 10 日 推出個人 YouTube 頻道。短短 1 個月,上載 7 條短片,附中日字幕,上載的第 4 條短片《爆笑!藍絲有事嗎~藍 YouTuber Reaction feat. 黃之鋒 & 張飛 ? 黃藍 YouTube 搶灘戰!》,瀏覽量更超過 42 萬。另有一條以日語講述武漢肺炎在香港狀況,長達 20 分鐘,更有網民留言笑指她日語比廣東話流暢。

跟周庭談得輕鬆自在,也是學習外語。譬如問有時間會想做甚麼,她答:「溫韓文。」
說起日文,她特別投入。「日文係好可愛嘅語言,好溫柔,但亦好難用呢個語言去發洩。譬如唔靚,唔會用醜;做唔到,會講『我覺得有啲困難』。負面嘢講得婉轉,令到句子好長,未必可以好直接表達,香港人好直接,唔得就唔得、醜就醜。」她還說,當韓文達日文流利水平,會去學德文,因為契爺契媽是奧地利人。

周庭的 YouTube 頻道推出月逾,訂閱人數已有 14.5 萬。

周庭的 YouTube 頻道推出月逾,訂閱人數已有 14.5 萬。

 

場地鳴謝Café Revol

陳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