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柏豪、表態立場與黃色演藝圈

2020/12/27 — 15:54

周柏豪

周柏豪

【文:楊文俊】

周柏豪接受陳百祥訪問,發表大批親中言論,有違其以往傾向支持民主自由的立場。輿論認為周柏豪當初通過香港人的支持,在演藝圈佔一席位,但卻「食碗面反碗底」,發表有違香港本位的言論,行為不能接受。

在周柏豪接受陳百祥訪問時,坐在一旁的女歌手菊梓喬並沒有附和周柏豪和陳百祥發表任何親中言論。翻查過往的報導,菊梓喬一直以來均沒有發表任何支持民主自由的言論,按道理來說其立場應該遠比周柏豪接近親中派,但為甚麽菊梓喬竟沒有如周柏豪般不斷發表親中言論呢?

廣告

筆者並不知道周柏豪本人的意圖,但從策略上推斷,周柏豪發表親中言論,大程度上建基於其過往支持民主自由的立場被視為反中,故需多表達親中立場以作投名狀,方便日後進入中國市場。

表態是否真誠,於中國法家政治以至左翼政體上並不是關鍵。為甚麽中國法家政體以至左翼政體如此重視表態呢?這實與法家思想中的「勢」以至左翼中的「統一戰線」有着密切的關係。來自各界別的不同聲音同時表態,沒有任何反對聲音,有助營造團結的表象,製造符合政治目的之形勢,方便拉攏立場靠攏中間者,同時達至統一戰線上團結次要敵人,孤立主要敵人之效。

廣告

在中國歷史中,中國的朝貢國最重要是要名義上服從,對於朝貢國究竟是否真心順從,對中國殊不重要。只要名義上服從,中國在中原保有名義上最強國家之名,其本身表面上的強勢已能使其他較小的國家擔驚受怕,小國為免麻煩或為保安全自然會聽聽話話,中國逐能以極低成本維持其作為地區霸權的地位。

簡單而言,香港的藝人可以分成兩種,第一種是以藝術家自居,他們將演藝視為藝術品而非商品,演藝作品直接反映着他們的世界觀,方皓玟、盧巧音、林二汶以至《十年》的五位導演等就是當中的表表者。由於他們的作品建基於社會,其作品會受到廣泛的香港人注意,當然是沒有脫離社會,能充份回應社會現況。香港人多數希望香港得以實現民主自由,這些獲香港人支持的藝術家,當然與香港人同坐一條船,齊上齊落。

而第二種呢,則是以商家自居,他們基本上將演藝作品和演出當成商品販售。對於第二種藝人來說,他們是「黃」還是「藍」,其實除了他們自己外,沒有人說得準。他們表態上的立場,與其說是取決於其真正的立場,倒不如說是取決於其本身的事業是否以中國大陸為重心。商品放在香港市場,僅只七百多萬受眾,放在中國內地,單計廣東省已有上億受眾。對於單純從商業角度出發者,避免得失內地市場,本屬是人之常情。

然而,第一種藝人隨着人生踏入不同階段,尤其是在經濟上出現困難,是絕對有機會蛻變成第二種藝人。周柏豪在表態前後判若兩人,正是當中的表表者。會有如此現象,關鍵是中國市場之龐大為人帶來極大的誘惑。香港人要避免下一個周柏豪出現,必需使香港市場成為一個有吸引力,有質素和有誘因供演藝界人士投資的市場。建立黃色演藝圈,需得將圈子圈得又大又廣,吸引更多投資,才能生生不息,形色穩定的內循環系統。

以華語為母語之地區,僅兩岸三地而已。由於中國大陸市場小程度上允許支持民主自由者立足,香港以外的市場就僅得台灣而已。實際上,香港與台灣在文化交流方面源遠流長,香港出生的著名推理小說作家陳浩基,就是在台灣爆紅上位的。

開拓黃色演藝圈,除了將文化產品外銷至台灣外,筆者愚見以為外銷至已移居國外的海外香港人,是一條極可取的發展方向。現今不少海外香港人,明明已在外國呼吸自由的空氣,但立場仍然以親中和反民主為綱。支持民主自由者,應向這些香港人提供真正反映時下香港文化,對香港本土文化負責任的演藝作品,以潛移默化地使海外香港人支持民主自由,反對獨裁政制。

那究竟抵制周柏豪是否適當?筆者認為,香港人按二元立場表態作分辯,抵制表態上立場親中者,實正在鼓勵希望打入香港市場者支持民主自由,對為民主運動製造有利形勢必有好處。只要不進行「鬥黃」,不逼迫他人表態支持民主自由即可。

作者臉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