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8/28 - 16:17

周校監的信

背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背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封信經《立場新聞》轉發後梁前特又引為作榜樣地稱讚,校友們各有不同解讀,有的舊生認為校監這封信寫來是為了要向家長學生施壓,然後又說起舊時校風如何純樸神父如何慈愛等等。

這封信被《立場》和梁前特的角度解讀之後,雖然內容並沒有錯誤或失實,然而他們的解讀角度似乎扭曲了這封信的用意。在我看來,信寫得很好,亦有背後含意。

廣告

首先,我校黑白兩道人材輩出,這種時代大是大非若還要作為一個人,必然需要靠邊站。當然,會站也就會走,總有少數人誤觸底線,這個時候如果學校要為學生求情,必然需要清楚闡述學校的確有注意和積極保持教育專業,學校有竭盡所能。所以一般學校,又或者像華仁般站在風眼的學校,不可能默不作聲,每間學校都有責任提醒學生,不可能「唔出聲當你啞」,在公在私也總得說幾句。

而且小孩子讀文章才會看寫了什麼,大人讀起來是哪裡其實可以寫得盡一點而沒有,留白的地方才是立場。

信中寫 “While learning has been defined broadly in our tradition, our school is not a political organisation”,翻過來也可以是 “Our school is not a political organisation, while learning has been defined broadly in our tradition”。我的理解是意思就是兩件事情同樣重要,沒有一件可以忽略,重點有輕重,但是這句說話意思是同時有保留到所謂廣義的學習,這點學校沒有否認。

扯得遠一點,華仁和其他學校一樣都是按人頭收費,而校園這麼大,本來經費就已經很短缺,而舊生會在籌款之上又吃力不討好。學校收政府錢,最根本的功能就是替學生上課教授實際知識,要是做不到就會又讓教育局有諸多借口留難,還不說現在我們成績每況愈下。成績不好學校又窮,要是為了學校著想,不一定每每都要穿上校服才能表達立場。要有骨氣,首先要有能力,這點學生們也需要務實理解。

反正政府施政失誤頻頻,已經是香港人的共識,哪怕你是死敵喇沙拔萃恐怕都得同意(一部份舊生除外),也就和校服無關。

而且他說的是 “listening, dialogue, guidance”,然後才是 “other educational means”。對比起其他學校,甚至是大學,這一點手段的有效性,其實就像是警方在拍你膊頭勸你離開。基本上其他學校都是用上警告、報警、開除學籍等等字眼。學校可以用上那些字,但是沒有,這點似乎沒有多少人想到。“Unity in plurality”,這也是強調社會要有多元的聲音和不同的意見,和現時政府的立場和觀感相映成趣。

文中最後也沒有直接說要守法愛國,而是 “adopt inquisitive and thoughtful attitude, extremely careful about consequences”,就是說學校沒有明確否定或贊成,而是強調學生並需三思,學校就像學生一樣,也有自己需要完成的使命和責任,而每方的信仰、價值、取態皆有輕重,不可能只有單一的一個身份或目標。對其他人的國家象徵要敏感和尊重,但是也沒有強調只有一個中國,南海台海問題也只是懸而不決,世界上有實體主權的地方多的是。

所以這一封信的確有寫的必要,記得中美貿易戰上有人說過,中國採取得手段就預想好美國會報復,但是美國並沒有以中國所害怕的強度來報復中國,所以是中國贏了。同樣地這封信雖然讀起來好像是和官方口徑不謀而合,但是留白了很多地方,所以如果梁前特以為這文章就是校方強硬的表現,或者真的是思歪了。

這信立場,和校監半年前的《明報》訪問一樣沒改變過,我是這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