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梓樂死因研訊】死因庭筆記:意料之外的證人,還會有更多嗎?

2020/11/23 — 23:57

證人蒙偉傑

證人蒙偉傑

大概,是在市民證人談到發現傷者時,周梓樂媽媽無聲哭泣起來。

起初,她以手拭淚,不時撥開因低頭而貼到面前的頭髮;後來,她漸漸矮了下去,小小的頭快低到檯面以下,看不見她的眼睛;最後,她坐起、摘掉口罩,抽出紙巾掩住自己。

這位市民證人姓蒙,他在現場拍攝的 5 張照片和 2 段影片,是目前唯一最早記錄到傷者以及消防、救護到場狀況的影像。他曾接受過不少媒體採訪,但因顧慮社會風氣敏感、擔心家人受影響,而沒有聯絡死因庭。負責調查的警方亦沒有找他。

廣告

上星期看到周爸爸的呼籲後,蒙先生下決心聯絡周爸爸。周生找他見了一次面,主要確認拍攝影片是蒙本人。這一場會面,改變了蒙先生的想法。

周爸爸告訴蒙先生,家人只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是要分黃藍。蒙先生接受這個理念,因而挺身作供。他相信即使目擊者不想出庭,周爸爸都會接受,不會強迫別人。

廣告

最終,蒙先生在庭上給出的供詞,比起早前的媒體訪問更加詳盡,還多了一點重要信息:

第一,11 月 4 日凌晨 01:02 左右,蒙先生已在富康花園連接停車場的天橋上,他憶述一名少年迎面跑來,邊跑邊叫:「救命!要 first aid!有大鑊嘢!」

雖然其後在天橋的 CCTV 裏他沒能認出那個少年,但若記憶屬實,這位少年應該早過蒙先生得知事件發生,非常重要的目擊者,不知他會否願意聯絡周爸爸?

第二,蒙以更仔細的回憶,描述了防暴警員到達傷者現場時的緊張氣氛,以及確認了曾有防暴警員從矮牆另一邊探頭出去望傷者。

他說防暴到場後,「態度上有啲兇狠、惡」,大聲喝「咩事!」幾個警員急步衝前到矮牆後私家車側面,「突出頭」看傷者;他又形容衝前警員情緒「激動啲」,隨後有警員上前拍拍激動一點的警員,然後退後離開。

蒙先生庭上言談清晰、冷靜,當法庭播放天橋的 CCTV 時,在 11 月 4 日凌晨 01:02 左右的位置,裁判官停下指出,畫面中出現一名疑似周梓樂的少年,只見那少年向停車場方向行去,經過了蒙先生身邊。

蒙先生當下在庭上說了句:「原來擦身而過。」

 

文/楊子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