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勇再合一】水神計劃(一):一切從雷動開始

2020/3/27 — 20:20

2019 區議會證明,政治人物主動協調,與公民社會和勇合一,的確有能力變成龐大撼動制度的力量。是次的協調讓大部份選區都沒有出現超過一名非建制候選人,令選民可以集中票源,成功將建制派議員逐出議會。

但更重要的立法會選舉並非簡單的單票單議席制度,而是一個選區有多個議席供各界競爭的比例代表制。建制針對這種選舉模式,一方操控誰能出綫候選,另一方開發出一套接近完美的配票方式,將候選人及選民歸類配對。即使沒有種票掌心雷等問題下,也依然有相當高的成功率。非建制如缺乏這種統籌安排,要在複雜的立法會選戰中自保不失尚有困難。要在制度中搶灘,分薄當權者的權力,阻撓惡法,為所有抗爭者換取喘氣的空間的話就更接近不可能。

上屆的「雷動計劃」就是這個背景之下的產物,透過協調選民來抗衡建制,將非建制議席最大化。運動雖然在爭議聲中落幕,成果有得有失,但最重要是讓選民開始明白,非建制配票的重要性。回看當初,「雷動計劃」有幾個原則上的缺點,如果今屆我們要做得更好,就要針對性改善這幾方面:

廣告
  1. 首先,協調選民其實違反選民意願,有違民主原則,令部份民主 purists 反感;
  2. 即使要做,但協調數以百萬計選民確實難如登天;
  3. 候選人沒有參與或不參與雷動計劃的自由,一旦因為他人的操作而引致自己敗選的話,那種滋味蔓延開去會令非建制日後更難團結;
  4. 這個配票工作無論由誰來統籌,最後決定棄誰保誰都無可否認會成為最大醜人 — 而非建制陣營中能統合左中右者已經真的不多,我們犯不着再少一個;
  5. 單靠滾動民調的統計來決定選民如何配票或候選人應否棄選,由於統計上的精準度不足,大家又沒有協議,令民意落後但相近的候選人心存僥倖,最後無人相讓的話,將導致 2016 新西重演;
  6. 這套配票方式對大部份並不緊貼計劃的選民來説,非常複雜難明,若非身邊有緊貼發展的親友來協調的話,將完全迷惘,失去民主選舉投票的精神。

孫子曰「多算者勝」。面對國家級的選舉機器,我們期盼單靠協調選民就可以對抗,可説是癡心妄想。無論要「光復議會」還是要「還政於民」,候選人之間幾乎毫無懸念必須協調。大家既然明白到協調的重要性,也記得「雷動計劃」的缺點,延伸思考自然會問:

是否有一套協調計劃,可以剋服雷動的種種缺點,讓非建制陣營大統合,齊心抗暴?

廣告

有。

這個非筆者原創的構思,我大膽給了它一個名字,叫「水神計劃」。水神,Neptune 也,而諾曼底登陸戰的 Operation Neptune,正反映盟軍當年反攻邪惡納粹的決心,就如今日和勇港人聯合抗暴一樣。當然另一個解釋就是 —

We are Water。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