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哀莫大於心死 — 中大與香港

2021/2/26 — 17:04

香港中文大學成為新聞焦點,在這個年頭通常不會是甚麼好事。有時甚至覺得,有來自香港的新聞,通常都不會是好事。做人做到這樣絕望和沒有希望,而且還不知道要延續至何時何刻;甚至只能預期,絕望陸續有來,而且低處未算低,絕處未算絕。

中大校方對剛剛高票勝選的中大學生會作出種種懲處,原因是說學生會可能違法。但校方說不出到底學生會有哪些說話違法了(違法的只可能是說話,因為學生會還未見有任何的行動)。罪行不明,甚至只是可能有罪行,也要先行懲罰。國安辦未上門,中大先做馬前卒,紅線比國安辦更厲害,也更模糊。

我們以為,在紅線模糊、以言入罪、權力制衡不明的時代,大學作為獨立思考、學術自由的堡壘,應該說明社會的問題所在,應該發揮其理性思維,力陳箇中利害。但期望他們做好這個學校的角色,原來是太大的奢望了;他們做的事更是相反,給你加更多的紅線,給你更容易的以言入罪,給你權力更沒有制衡的做事方式。大學,俱往矣。
學生會並不是一個如同學生事務處的行政單位,那是反映和代表著廣大學生的聲音。校方認為關心政治就是罪名,但政治正關乎著每一個人的言論自由、資訊自由、學術自由以至整個社會的前途,難道大學生就不用關心這些事了,難道這些事就對學生沒有影響,難道這就不是學生的聲音?也許現在就只有大學的高層對這些事情漠不關心吧;學生在學校猶如沒有持份,甚至乎他們說話就是犯罪。

廣告

而另一方面,大學並不是一個只傳遞硬知識的地方 ── 尤其世界變化越發急速,知識很快就要更新,往往仍需靠學生畢業後不斷自學。大學更重要的是一個培育軟技能的地方,因為這些技能更能讓人終身受用。可是在今天,你看有些學生不時比校方有風骨,有良知,有人性的光輝;校方的水平則像其他地產富商一樣,政權說甚麼,他們就來個鸚鵡學舌,這樣的做法,任何人都會,又何必來大學向前輩學習?對於他們的軟技能可如何啟迪後輩,我感到大惑不解。校方的每一個做法,只是不斷對學校的存在價值,進行毀滅性攻擊。

這對我身為中大校友有沒有影響?我會否因此而蒙羞?也不會。一來我認為如果我有任何名聲,那是來自我個人的行為,而非來自一紙學歷。更何況,我的道路也不是要追求名聲,更遑論去借助中大的名聲。那跟我應該沒有關係。

廣告

唯一的關係在於,基於對母校的感情,看到學校此情此景,還是不免傷感,並提筆談談而已。但哀莫大於心死,與一、兩年前不同,對於香港的社會賢達、大學校長,我已越來越沒有感覺,而且不抱任何期望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