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些才是「合法」的通識議題?

2020/9/19 — 15:09

圖片來源:教育局通識教育科網上資源平台

圖片來源:教育局通識教育科網上資源平台

【文:jyy】 

一年以來,政府視管治問題為教育政策失誤。老師要避免「失德」,自我審查變成教學常態,哪些議題是可討論的、可考核的,是先從政治判斷,而非就課程而論。隨著香港社會失去互相制衡機制愈久,「真相」愈因人而變,日後再小心也避不過飄移的紅線。從前治史者或因開罪政權而入獄,那麼現在從事有良心的通識教育所面對的風險也與日俱增。 

文憑試通識科考了九屆,每年都有考生及傳媒問,究竟考生立場會否影響評改分數,筆者也曾參加這個考試,一直對學科閱卷員及考評機制頗有信心,但這份信心因本年歷史科試題被取消、多名高級考評人員離職而消失。但書還是要教、教材仍是要製作,樂觀的通識人必然想在有限的空間繼續授課,而部分老師則只想安享晚年。那麼,在新紅線下的通識文憑試題可能要如何操作呢?

廣告

以下節錄數題關於「現代中國」單元的試題一同探討: 

2020 年卷二:在全球經濟中,國有企業應否在中國經濟發展中擔當比民營企業更主導的角色?

2016 年卷二:二孩政策在多大程度上會促進中國的長遠發展?處境:「國進民退」和二孩政策都是國策,是否存有討論「不同意」的空間,或是否要呈交「不同意」的學生答案予教育局備份?

2014 年卷二:「中國參與更多國際事務會促進世界穩定。」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處境:學生若不同意國家積極地為世界帶來貢獻,應如何「教好」他們?

2017 年卷一:「搬遷農村貧困人口能使中國顯著地減貧。」提出並解釋一個支持和一個反對這聲稱的論據。處境:若資料呈現了國家負面形象,會否先被質疑資料的全面性、真實性?又能否帶領學生證明國家政策失效?這種討論是否不夠正面?

廣告

總有人在當下仍期盼「政治歸政治,不應介入學術專業,要理性地討論......」 然而,學科課程離不開青年人成長、社會發展等探究內容,要學生在當代環境不談社會時務,或因敏感而回避政治議題只是掩耳盜鈴,更是放棄專業。若讀者恰巧也是教育工作者,甚至作為公共知識份子,傳道授業只是最基本的道 義,更是公眾對大家的期望。回想早幾年,課堂以至教科書仍然會正反討論 「佔領中環」,讓學生自行從利弊作出判斷(不要想像學生會一面倒支持或反對),但相信今年不會有太多學校與學生多談「反修例運動」了。這樣是專業還是政治,大家心中有數。 

若要展示政治正確,通識科確實能緊貼國家發展,如學科已引入「一帶一路」、 「粵港澳大灣區」等熱門議題,又或教育局已為學科製訂了「2019 冠狀病毒病」的教材套。此外,文憑試題曾考問全球塑膠廢物,該資料就充份展示了中國長期為全球接收廢物的貢獻;立法會的組成及《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要學生解釋香港政制狀況和《基本法》條文等情境。這些議題既不敏感,更可能是為學科將來常見的討論和考核內容。 

通識科是一體兩面的,從前可視為啟蒙學生的公民教育,瞬間可變成最佳的國安教育,如將「是否同意」的開放討論改為「如何支持」,就能引導學生正面地附和國家。我們都無法預料香港將來的面貌,正如摧毀文憑試認受性只是彈指之間,但這刻作為通識一員,若要盡力保持學科專業和社會真相的話,就應如近期流行《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 20 堂課》這本書的幾個課題,「切莫盲從權威」、「為世界的面貌負責」和「珍惜我們的語言」。 

(作者自我簡介:愛護通識科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