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母青年被指圖擲汽油彈縱火 認罪判囚 4 年 官:非示威者是罪犯 親朋落淚

2020/6/24 — 15:28

官:不應視為示威者 應視為罪犯

去年 10 月「18 區開花」示威活動中,23 歲舞台設計師涉於將軍澳企圖點燃汽油彈,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有意圖而企圖縱火兩罪。被告自去年被捕後遭還押逾 7 個月,終於上月中獲准保釋外出照顧病母,但其母數天後病逝。他早前在區域法院承認兩項控罪,法官胡雅文今日(24 日)判處他入獄 4 年。法官判刑時表示,絕對不能接受以投擲汽油彈發聲的行為,又指被告即使無意傷害性命,其行為確是罔顧警員的安危,又說「不應視他為示威者,應視為罪犯(makes him a criminal, not a protester and he should be treated as such)」。

退庭後,被告父親走近犯人欄,被告揮手道別後隨即被懲教職員推入羈留室;法院外亦有二十多名市民在等候接載姚少康的囚車,懲教人員築起人鏈,囚車駛出時有市民追前拍打車身,有人激動流淚。

法官胡雅文判刑時指,針對被告的控罪是有意圖而企圖縱火,較一般縱火案嚴重,即使辯方指被告沒有意圖傷害生命,其行為亦沒有造成後果,而被告是在戶外空間行事,並非室內或擠壓空間;但被告打算將投擲汽油炸彈到路障,並沒有理會附近正在清理路障的警員,罔顧警員的安危,刑責甚高。法官拒絕接受以上求情理由,並指被告不只是放火燒報紙或垃圾,而是企圖用汽油彈縱火。

廣告

法官斥被告行為「越過界線」

法官又說,被告案發的衣著裝備、攜備汽油彈到場等因素,均顯示被告有預謀犯罪及有意圖隱藏身份。法官續指,即使被告背景良好,沒有案㡳,此案的嚴重性及潛在風險已足夠判處他較長的刑期。法官斥被告行為「越過界線」(crossed the line),這樣的界線是為了保護公共秩序,否則社會很容易陷入無政府狀態;但被告無視法紀,幸好警員及時阻止被告投擲汽油彈,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廣告

法官又說,被告稱其行為是為了反對逃犯條例,但以投擲汽油彈發聲是絕對不能接受;又指從被告背包搜出的用具中可清楚知道他是有預謀犯案,打算在街上干犯縱火罪。法官續指,政府去年 10 月已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但社會示威仍然不斷,有人無差別投擲汽油彈,不應將若干行為連繫到和平示威。法官強調,被告管有及企圖投擲汽油彈,「不應視他為示威者,應視為罪犯(makes him a criminal, not a protester and he should be treated as such)」。

法官就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一罪,以兩年半為量刑起點,認罪減至一年八個月;而有意圖而企圖縱火一罪則以六年為量刑起點,因認罪減至四年,並無其他因素可減刑,兩罪同期執行。

求情稱面對社會不公迫不得已要發聲

辯方早前於庭上讀出被告親自撰寫的求情信,指發生反修例示威前一直努力工作,希望養活父母,報答養育之恩;自運動發生後,面對社會不公,公義未能彰顯時,他和身邊的人迫不得已要發聲,社運和家庭的選擇亦令他困擾。被告於還押期間明白到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加深雙方矛盾,亦對已故母親感到自責,只想繼續照顧相依為命的父親,希望法庭從輕發落。

被告姚少康(23 歲,舞台設計師),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有意圖而企圖縱火兩罪,控罪分別指他去年 10 月 13 日在將軍澳唐明街公園外管有兩支汽油彈;以及在同日同地點有意圖及企圖縱火,企圖用火損壞他人財產或生命。

他另涉去年 9 月於牛頭角襲擊一名男子,被控一項普通襲擊罪,他否認控罪,案件將於 6 月 26 日裁決。

案件編號:DCCC57/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