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9/1 - 15:00

噁心的權力內循環

最近不少朋友談起,林鄭看來「回勇」、「好打得」之輕佻自滿又回來了。林鄭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感恩中央時,也自豪地談到人們說她「回到以前的我」云云,臉容甚至帶點「幸福感」;大家也應該發覺,最近整個特區政府高官與隨便一個高級警司,都自信滿滿、口沒遮攔。

例如那個姓陳的高級警司顛倒黑白,把 7.21 元朗襲擊說成「勢均力敵,旗鼓相當」;例如警務處長鄧炳強強行老作,把 8.31 警察打人說成有人危害國家安全;例如教育局長楊潤雄改寫歷史,說香港從來沒有「三權分立」;是日林鄭月娥更加直接說,所謂「三權分立」,只是「分工」而已。

廣告

權力是一帖春藥,中央度身訂造的國安法,就是春藥的寶庫。林鄭法律武器在手,份外亢奮,妙手回春,一洗過去一年如喪家之犬的頽風。擔心法律不夠用?國安法武器庫包羅萬有,殖民惡法緊急法變成日常用品,保證找到適合罪名。擔心法官不是釘官?國安法給妳委派法官的權力,可以精挑細選。擔心警察未夠忠誠?強力部門全力支持,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已青出於藍。

瘟疫蔓延好,一聲為抗疫如救火,禁絕二人以上聚集,沒有篤眼篤鼻的遊行,警察可以依法開罰單,林鄭發夢時都會笑。林鄭治下,移民潮再現,一代精英離開,權貴樂得清靜;黃雀行動發生在香港年輕人身上,他們偷渡逃亡失敗,實現了林鄭的「送中」心願。港官史無前例被美國制裁遭國際譴責,他們自傲宣稱對個人無影響,卻不知自己斷送了一個國際都會,把臭名當作祝福,因為以後能名正言順響應「內循環」,不須奔走國際丟人現眼,只需「內循環」往來祖國感恩,何樂而不為。

不敢勾結外國勢力,割掉國際視野,一眾傀儡開開心心投入偉大習主席倡議的經濟「內循環」,林鄭的警政府,更終於發現了一個切合國情、能鞏固自己地位的「權力內循環」:政府首先不自控地倒行逆施 → 市民反對 → 政府失信 → 手忙腳亂 → 於是誣衊人有政治動機 → 指控背後有外國勢力 → 安插罪名說你們反對中央 → 你挑撥中央與地方關係 → 你對抗中央 → 你危害國家安全 → 我感恩得中央支持 → 我有全面管治權 → 沒有三權分立制衡 → 可以肆無忌憚 → 信心番哂嚟 → 倒行逆施 → 市民反對 → 政府失信……

這個萬能怪圈,乃特區高官的世紀新發現,只要高舉「國家安全」「外國勢力」,每次倒行逆施,都能反過來獲中央歡心、自我肯定;這個內循環無比完美,連中央都不敢動他們分毫,中聯辦港澳辦主任們驚濤駭浪下調任失勢,只有林鄭穩坐江山,不只能做滿五年,更連任有望,簡直是「給我自信,給我地位」,林鄭一夥,找到了與專制的完美合體。林鄭不倒,分分鐘學習習主席,永續連任。

這個權力「內循環」,很噁心,我想起了人形蜈蚣的故事。

【惡法日誌.六十一】

 

相關文章:
圖騰
歷史不會一笑置之,也不會讓你輕輕的走

(此文部分內容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明報》副刊,此乃合併改寫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