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i

Mayi

八十後、女、出身草根,香港人。Facebook專頁《Mayi》的作者。 現旅居日本鎌倉、湘南海岸。不知歸期。

2020/3/31 - 14:54

嚴正聲明- 回應蘇哲安指控

我不是也不會是蘇哲安的 Facebook 朋友,所以由始至終未能低調地在其 post 之下用私人 facebook 戶口回應。

讀書人,與人為善,本來蘇哲安你正正經經道歉、承認自己扭曲袁、龍本意在先,直面自己打算斷人衣食的卑劣,道個歉,大家都不追究。

蘇哲安數日前在 Facebook 已 public post 但不容許他人留言地「回應」過我一次。如今蘇哲安既然在 Matter 用如此嚴辭羞辱我,迫不得已我必須要在這裏聲明,我一直指罵他的「偷換」是什麼。

廣告

袁、龍教授原文如下:「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欲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

中文書寫習慣開宗明義。「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本身已可完。那後半句是什麼?補充成份。「中國人陋習劣根」很明顯就是直指「食野味」,二者可互換替代,所以袁、龍教授原意根本就是「食野味才是病毒之源」。

何來在蘇哲安的理解下可以把補充成份、亦即可有可無的「劣根」一字搬到上半句「中國人劣質文化」處,再擴充、上綱上線到袁、龍教授是指中國民族、文化就是劣根?
由「劣質文化」(針對食野味)轉化成「劣根文化」(針對民族),如此他安插的「民族劣根性」罪名才成立啊。偷換就是如此。

然而上面的解釋已經牽涉語法,我寫文向來深入淺出,所以在上一篇文沒有寫清楚「偷換」的原理,讓蘇哲安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個空隙去攻擊我、顧左右而言他,都不願直接回應馮睎乾。是我不足。

不要以為堆砌一堆似是而非的學術字眼作屏障,有一堆圍爐取暖的學者支持自己,背後搞一個聯署要求港大考慮袁、龍教授聘任插人一刀就可以逃之夭夭。

蘇哲安故意曲解、錯譯、無中生有一些罪名去指控袁、龍教授,已經完全違反了一個學者應有的道德。稍稍有良知的讀書人都看不過眼,自然會出手寫文反駁。

第一篇文章裡問了很多問題,例如是不是要復興紮腳和打生樁這些劣質文化才算不干犯「種族歧視」?不過蘇哲安都沒有勇氣回答。但有時間寫幾百字,屈我插贓嫁禍捏造事實、笑我不收稿費所以手段差。論插贓嫁禍、捏造事實、手段卑鄙,我甘拜蘇哲安下風。

我選擇跟馮睎乾機,只追問一條:stock 點譯出來?何解譯成「種根」?一個根本不存在不通用的詞語。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