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車外一抹小小身影 奮力奔跑的 8 歲「送車師」

12 月的冷風,呼呼地吹在囚車上,碰撞出殘酷的聲響,聲聲入心;每一次吹動,都將心上的傷口再撕開一些。

囚車絕塵而去,「送車師」們奮力奔跑,追趕身影中,大多都是 20 多歲的年輕人。在一片「手足,撐住呀!」的叫喊聲中,突然衝出一個小小的身影,以高度不到大人肩膀的身軀,在行人路上奮力奔跑,雙手在風中搖擺,腳步堅定而倔強,但仍揮不去孩童快跑時的蹣跚。

目測只有 8 歲的他漸漸墮後,但仍然不肯停步,直到身後的家長高呼其名字,他才不情願地停下來,垂頭回到家長身邊。不難想像,囚車中的被告,必定是他往日關係親厚的家人。

跑了法庭新聞幾年,以為自己早已見慣各種傷感離別,對催淚場面有所抵禦力,甚至不時與行家自嘲「我哋真係好冷血」。畢竟,投入太多個人感情,在每日充斥著負能量的法庭聆訊中,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是很容易令人精神崩潰的。我時常在想,經歷這一年多的時間,如果為每個法庭記者都索取一份心理或精神報告,相信不少行家們或會被證實,患上適應障礙症、甚至是不同程度的創傷後遺症。面對難以化解的抑鬱,我們也只好提醒自己要時刻保持報道新聞時應有的抽離感,盡量中立,又或者將這種抽離感稱為「冷血」,大概是我們自救的方法。

但這天的法院門外,於冷風中突然出現 8 歲小男孩追趕囚車這一幕,彷如一記耳光,讓我難以再用「冷血」強撐刻意的中立。輾轉反側之際,不禁要問,這個荒謬的時代,為何要將一個如此扭曲的未來,強塞給下一代?

8 歲那年,如果你的回憶盡是溫暖美好,那為何他的 8 歲,需要面對追趕囚車的冷酷無情?

文/立場記者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