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中大支援記

2019/11/13 — 13:0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昨天(11月12日)常思量着要否回母校中文大學支援,但看到情況混亂、忙着別的事情和覺得實質作用不大,一直沒有起行;不過到了晚上約九時看到戰況激烈,想着可能需要「鄧寇克行動」,便決定起行駕車回去了。

沿吐露港公路出九龍方向慢行,到了中大二號橋(昨天戰況最激烈的地方)附近已不能前進了,因為路面已被雜物堵塞;當時正看到水炮車在旁邊的小路慢慢往前推進,要到二號橋執行任務,但不知道為何水炮車只在橋上短戰後(還是還未開戰?)便退走了,而不久後橋上便火光熊熊了。

了解情況後,我便把車泊在路旁徒步前進了。其實當時有些一同停泊在那兒的車輛應該是響應呼籲自發送物資到中大的,而當我走到二號橋接回地面附近的山坡時也一同組成人鏈傳遞物資上橋。過了一會兒當火熄滅後,我上到橋上沿途走,看到抗爭者(或保衞中大者)「同路抗爭,各自修行」:有些忙着在橋上重新構築防綫、有些勤着製作汽油彈(天呀!)、有些在休息聊天、有些在發呆、⋯⋯。不一會我往上走到夏鼎基運動場(還遇見劉細良先生),看見更多的人(特別在大看台上;以下次視頻),而室內運動場館便成了救傷中心。我繼續往上走,希望到大學正門「四條柱」看看情況。沿途看到是感人的同心協力——一直從夏鼎基運動場上山延綿到四條柱的長長傳遞物資的人鏈(因不斷有物資從大學正門附近送到)!大學正門對出的大埔公路固然是重要防綫。

廣告

作者提供
然後我落山(從校內,非沿大埔公路)往崇基學院走去,欲一看崇基接大埔公路出口的情況,而途中經過了崇基教堂,門外堆放了大量杯麵(見下首圖;剛走過不久後還有一位女士追出問我要否吃一碗呢!)。崇基出口也有設防,可是似乎相對而言不算很嚴密。之後我到了大學火車站一帶,那時有人在建防禦工事、有人在「裝修」美心店舖、有人欲駕車穿越障礙離去,等等。最後,我從那裡走回吐露港公路尋找我泊在路邊的車子。

作者提供

廣告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抗爭者很齊心、戰意高昂,「鄧寇克行動」沒有發生,而我亦只是做了上述的事情(並寫了本文),希望也有一點點的支持抗爭作用吧。

面對霸權暴政,有人助紂為虐,有人忍氣吞聲,有人懵然不知⋯⋯,然而,也有人團結齊心,共抗強悍的怪魔!你如何抉擇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