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21 - 20:29

回到中大,一個明媚早晨

回到中大,一個明媚早晨,雀鳥歌聲特別響亮,可能因為校園寧靜,沒有車、沒有人,好像世界停頓,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很多朋友關心中大校園情況,有些人用到了「滿目瘡痍、慘遭蹂躪」之類字眼,我以為都是言過其實。校園變了樣,主要在崇基至二號橋一帶。我這幾天都在中大,目睹校方、校內職工及一些校友及同學的努力,校園外觀已逐步回復正常,大部分物資及垃圾已移走。保安焦點一號橋及二號橋,加裝了石躉及擋隔板,外聘保安已就位,校園可見一些穿著黑色西裝的黑人護衛看守。校園本部、百萬大道、山頂及後山各書院宿舍,一切如舊。估計若同學或校友下星期回校,職員重新投入工作,應該看不到什麼異樣了。

校園修復容易,面對眾多惡意攻擊,很多所謂收成期賢達誓要殺滅香港下一代,香港各間大學要修復校譽,長路漫漫。

廣告

中大歷此變故,段崇智校長處理不算完美,但他已盡力照顧學生、照顧中大,抵受各種壓力,走到前綫,在艱苦環境中化解了大半危機,避免了更大災難,比較其他校長,已經很難得。

校巴站前入口,民主女神像一帶,垃圾大致已清,地磚大部分被起。

校巴站前入口,民主女神像一帶,垃圾大致已清,地磚大部分被起。

大學站隧道已清理,可以行人

大學站隧道已清理,可以行人

崇基近入口迴旋處,示威者加建的巨型磚牆已拆,看似一切回復正常。

崇基近入口迴旋處,示威者加建的巨型磚牆已拆,看似一切回復正常。

一號橋石壆旁,加了高圍版,並有兩位黑人護衛看守

一號橋石壆旁,加了高圍版,並有兩位黑人護衛看守

二號橋已封閉,地政署人員加了三層石屎躉圍封

二號橋已封閉,地政署人員加了三層石屎躉圍封

錯置了的龍門架,等待移回運動場

錯置了的龍門架,等待移回運動場

已移動過的校巴仍有待修整,現時中大沒有校巴行駛。

已移動過的校巴仍有待修整,現時中大沒有校巴行駛。

遺在地上的催淚彈殼球

遺在地上的催淚彈殼球

本部、百萬大道一帶正常,沒有明顯損毀,畢業禮大篷支架完好;山頂及後山各書院亦平靜,連塗鴉也沒有增加。

本部、百萬大道一帶正常,沒有明顯損毀,畢業禮大篷支架完好;山頂及後山各書院亦平靜,連塗鴉也沒有增加。

工人正慢慢地擦去部分塗鴉,這個還在。祝願段校長早日康復。

工人正慢慢地擦去部分塗鴉,這個還在。祝願段校長早日康復。

刊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