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對制度失望的手足 — 議會無用,點解仲玩?

2020/5/3 — 11:36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製圖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製圖

【文: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

參與制度內的遊戲,仿似十分無聊,反正遊戲規則任對方玩弄。論配票又配不贏保皇派,政府又隨時可以 DQ 議員,又或者用人大釋法推翻結果,總之可以用千百種方法。確實制度內勝算不大,這點筆者十分認同。然而,有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即使我們多嫌棄選舉,甚至用盡方法杯葛選舉,選舉還是會在今年 9 月發生。所以更明智的做法不是全盤否定選舉,將自己邊緣化,而是搶佔輿論空間,把選舉導向我們所希望的局面,或者避免社會鍾情於選舉而磨滅抗爭意志。

否定選舉的朋友,最擔心是選舉消耗大量的資源和時間,卻對運動沒有幫助,甚至消耗民氣。在選舉無可避免的情況下,推向「議會攬炒」才是關鍵。議會攬炒指的是一旦能奪取過半的 35 席或以上,即搶佔所有主席權力以及動用否決權製造憲制危機。又或者是逼使政府主動破壞規矩,必須破壞憲制 DQ 立法會或者推翻選舉結果。當然時間線上,可能有不同的結果。最早的是選舉結束的一刻,政府推翻結果實行黃之鋒所說的 DQ70,又或者過半由議員主動地透過無限否決議案達致攬炒,又或者動用主席權力將政府想通過的議案無限押後,又或者最保守的泛民劇本是等到財政預算案才否決。關鍵是不論是被動還是主動,遲還是早,只要過半並導向攬炒,運動就可以出現「破局」,議會的制度規則被破壞。所以否定以及不相信選舉的朋友,可以做的就是支持攬炒的論述,並將輿論導向攬炒,儘可能讓支持攬炒的候選人進入議會。

廣告

大家謹記,玩議會遊戲,不代表認同制度,也不代表相信議會過半「有用」,而是謀求攬炒和破局的可能。如果完全杯葛,放棄機會,就連一點的可能性都沒有。以下再簡單回應某些手足想提出的問題:

「泛民賣香港冇貢獻,選舉只係送錢俾佢哋」

廣告

當然泛民會佔據較多的席位,但立法會是比例代表制,關鍵是我們要儘可能支援那些更加激進、支持攬炒的候選人。以及製造更大的輿論壓力,令泛民也必須參與「攬炒」。泛民政黨也會見機行事,正如早前公民黨也要出來表明否決財政預算案,因爲他們還是需要選票的。所以,如果你討厭泛民、討厭選舉,也無傷大雅,關鍵是利用選舉,導向攬炒,尋求破局。

「選舉係食人血饅頭,對運動冇幫助」

不少朋友提出議員取得很多資源,但這些薪水根本無法下傳至手足手上,以致對運動毫無幫助。這點也是難處理的,至少候選人不可能承諾如果當選就撥出薪水的一部分買裝備支援示威,起碼不能公開地聲言。關鍵是選民要監察議員,正如區議會選舉後,大家都會留意議員的表現,有否好好先用資源,以及盡議員的身份幫助抗爭者。那些議員走得更前,那些尸位素餐,其實大家一目了然。現階段確實無法保證候選人在當選後會做甚麼,但我們可以盡力向他們施壓,表達選民的期望,以及事後持續監察他們的表現。

「政府唔會俾你過半,一定會用盡方法阻止」

當然,大家最擔心的是政府會用盡一切方法令過半無法出現,或許是 DQ,或許是推翻選舉結果,或許是大規模種票。這裏必須再次強調,過半不是必然,機會是少的。但在選舉無可避免會發生時,如何導向最有利抗爭的局面才是關鍵。政府如何出招,我們無法控制,但如何看待選舉,如何製造「攬炒」輿論,卻是我們可以控制的範圍。而且,若然政府阻止過半的方法是極其誇張地解散立法會,甚至 DQ70,這也爲國際戰線提供彈藥,有助大家突破心理關口,明白體制內不可能帶來改變。

最後,還是不厭其煩的重複一次重點:選舉不能避免,輿論可以搶佔,導向攬炒,有利抗爭。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