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李怡 DQ 論:不如讓北京親自 DQ 基本法

2020/6/28 — 9:43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文:籠外人

近日李怡提出大規模 DQ 論作為 9 月立法會選戰的策略,意即由大批反國安法的參選人報名,然後讓北京將大量參選人 DQ,這個北京親手製造的震撼彈將引起國際廣泛關注,國際線手足能以此為契機,盡力遊說國際制裁中共,實現攬炒。筆者認為 DQ 是可預視到會出現的情況,抗爭陣營有必要盡早作出準備如何回應 DQ。李怡的說法是:索性不搞初選,容讓北京大規模 DQ。筆者不同意前者,政客參選正是為了勝選,事前打定輸數,而不考慮萬一北京無 DQ 的情況下要派什麼人選出戰,等於臨渴掘井,因此初選依然有其必要性。不過筆者就非常認同後者:引北京 DQ 製造震撼。北京 DQ 反國安法的參選人,抗爭陣營的支持者當然十分反感,但這不足以令抗爭陣營拉攏到最多的反對聲音,如果能夠令較保守的群眾和外國政府都反對 DQ,這有助抗爭陣營贏得最多的合法性。

如果要令反對攬炒的保守派(淺藍者)和不想大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外國(例如德國)都有更明確和強硬的立場去反對 DQ,最直接方法是令北京連最保守的政治路線都一併DQ,目標就是迫北京「DQ 基本法」。筆者提議抗爭陣營找一個素人,以捍衛基本法的保守派定位出選,並以此作為政綱:

廣告

本人擁護基本法「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之精神,但本人認為中央政府近年之言行有違反基本法之疑。

(一)有關港澳辦與中聯辦不受基本法22條限制之說,跟中央政府過去的講法相反,涉嫌違反「港人治港」之原則

廣告

(二)有關中央政府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之說,涉嫌違反基本法12、13、14 條,「除國防、外交外,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原則

(三)有部份港人在放棄有違基本法的政治主張後,依然不能根據基本法26條享有條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四)國安法可能包括「特首可指定某些法官審案」的做法,涉嫌有違基本法19條「人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的原則

(五)中央政府未容許香港「從2017年開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涉嫌違反基本法附件一的承諾

)本人同意日本侵略對中國造成極大破壞,但學生不能在文憑試表達「1900-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說法,則涉嫌違反基本法35條就學術自由之原則

)就有關港台節目不能發表諷刺特區政府和警察之意見,以及警察多次禁止集會、遊行,涉嫌違反基本法27條保障港人就言論、集會、遊行之權利

(八)對於中國民航局要求國泰航空禁止曾參與和支持非法遊行示威的人員在飛往內地的航班工作,此舉涉嫌違反基本法第5條此舉涉嫌違反基本法第5條「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就以上八項中央和特區政府涉嫌違反基本法精神和原則的事件,本人要求中央和特區政府予以糾正,道歉並公開承諾不會重犯。

這個「政綱」的一方面是要守護基本法的精神和原則,要求中央政府自我約束,另一方面它同時是一份北京違反基本法的罪狀。筆者相信捍衛基本法是保守派和外國政府的底線,相信他們在不談攬炒的情況下會接納這些觀點,而北京會否 DQ 持這些持最保守立場的人呢?事實上這是一個兩難局面,如果 DQ 的話,等於將所有基本法精神拋諸腦後,甚至容不下對一國兩制實踐的批評,北京不再在鏡頭前面扮一國兩制依然健在,基本法的精神變成「北京說有,就有」的局面;如果不 DQ 的話,豈不是承認這些「涉嫌違反」基本法的行為?北京過去的謊言要怎樣圓謊呢?

一國兩制的失敗,在於北京和港人雙方對基本法的詮釋截然不同,如果用一個港人角度出發的基本法作為政綱是不被容許,筆者相信北京此舉必令更多過去不願睡醒的人驚醒,一覺醒來,一國兩制已經消失殆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