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李柱銘:一國兩制就是要將香港變成疆藏

2019/12/20 — 10:38

李柱銘

李柱銘

【文:周子泣】

「領導人應該知道極左手段是解決不到香港現時的問題,與其越走越極端,何不選擇一個擺明會有效卻從未嘗試採用的方法?那就是信任港人,在港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李柱銘《為何要將香港變成疆藏?》2019.12.18)

泛民老人也許不明白,爲甚麼年輕人這麼絕望,絕望到要揭竿起義;民運諫官也許不明白,爲甚麼年輕人對一國兩制的憤恨這麼徹底,徹底到要追求香港獨立。我們來看看九七年出生的年輕人經歷了甚麼大事:

2019 佔中九子宣判,修訂《逃犯條例》

2018 沙中線工程問題,兩次補選DQ,高鐵一地兩檢,高鐵通車,明日大嶼計劃,港珠澳通車

2017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四議員DQ,通過修改議事規則

2016 通過港珠澳超支撥款,旺角衝突,通過高鐵超支撥款,銅鑼灣書店事件,行李門事件,立法會參選DQ,立法會宣誓風波及梁游DQ

2015 光復元朗,三跑,政改否決,梁振英批評《香港民族論》,港大校委會爭議,鉛水事件

2014 教育局推行普教中,新界東北一分鐘撥款,一國兩制白皮書,人大831決定,雨傘運動,梁振英UGL事件

2013 設立奶粉限帶令,雙非學童潮出現,碼頭工潮,HKTV不獲發牌

2012 D&G事件,光復上水,梁振英當選特首,反國民教育運動,香港數碼廣播停播風波

2011 反對中國大陸孕婦來港產子遊行,反替補拉布戰,李克強來港爭議

2010 五區總辭,政改方案通過

2009 開放深圳一簽多行,興建高鐵爭議

2008 市民捐款支援四川地震,北京奧運在港進行馬術比賽

2007 曾蔭權連任,保留皇后碼頭爭議

2006 保留舊中環天星碼頭爭議

2005 利東街抗爭,董建華下台,曾蔭權當選特首,領匯上市

2004 鄭經翰「封咪」事件,人大政改釋法

2003 非典型肺炎,廿三條爭議,七一大遊行,開放自由行

2002 董建華連任,成立高官問責制

2001 陳方安生辭職,停售居屋

...(來源:梁啟智)

基本上九七後出生的那一代,生活經驗裏面所有的集體苦難,通通與一國兩制脫不了關係。這種苦難,歸根究底是中英政治博弈種下的惡果,但是別忘記,香港的愛國民主派也有幫忙澆水。對他們來說,一國兩制就是賢主頒佈的超驗政治產品,讓殖民地精英繼續飾演忠誠的反對派,戴上寫有民主自由的烏紗帽,向明君忠言進諫時自我感覺良好,怎能不支持呢?

「民主黨一直支持香港民主回歸祖國,我們深信,民主對香港,對中國同樣重要... 一國兩制是一個偉大的構思。一國兩制的成功需要中國領導人與香港人弓大手中立互相和建立一個民主的制度... 我們深信終有一天,香港會在民主的基礎上,建立真正的一國兩制,實現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國亦一定會成為偉大的國家,人民權利得享法律切實的保障!」(李柱銘《七一宣言:香港回歸,不單是土地的回歸》1997.7.01)

愛國民主派眼中的民主回歸,承載着他們數十年對中國和民族的美好幻想,是一條充滿挑戰但光明的前路。在中國民族主義盛行的年代,愛國豪情是無可避免的,早在一九八零年學聯呈交香港政府的意見書,劈頭就說「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民主回歸 — 將民族情懷和道德理想三秒合體的幻覺 — 就很符合那些想象自己為中華民族的土生精英口味。但是,這種落魄士人對開明帝王的意淫,很明顯與九七後一代的實際經驗格格不入。他們經歷了八九六四的殘酷,卻將盼望寄託於中國國力膨脹的步伐;我們成長在上一代建立的亮麗謊言之中,卻只聽到專制統治下的嚎哭與槍聲。

這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謊言,叫做一國兩制。

李柱銘先生當然是聰明人,不可能不知道一國兩制就是按西藏的經驗依樣畫葫蘆。既然《十七條協議》和《聯合聲明》的精神和核心內容是一模一樣,那麼按中共招安西藏的劇本走,香港也終究會走上滅亡的終局,百年基業一朝喪。既然二十年前,愛國民主派那麼有「遠見」支持一國兩制、民主回歸,今天為何沒有智慧來洞察它的破綻,為何沒有勇氣來承認自己過往的錯誤?

愛國民主派也許意識到自己上了賊船,曾經真心相信中共的鬼話,被擺了一道,所以才像不忿被分手的情人一樣苦苦糾纏,要向背信棄義的債主婉言相勸。但是,這場民主回歸政治交易,他們有份下注的;這場一國兩制大龍鳳,他們有份演出的。也就是說,他們當年本着滿腔愛國豪情,代表了香港人跟中國簽了喪權辱國的賣港條約,二十二年以來的災禍卻要大眾來承受。

請問李柱銘先生,若果你能夠預示中共奪取香港和佔領西藏的手法如出一轍的話,為何要支持一國兩制以及它所預設的悲慘終局?閣下既然支持一國兩制,又不承認愛國民主派過去的誤判,那就是助紂爲虐,是將香港變成疆藏的維穩幫兇,憑甚麼詰問中共「為何要將香港變成疆藏」?

過往二十年一國兩制的實踐,證明一個道理,就是兩制注定向一國靠攏。只要將統治香港的權力牢牢控制於股掌之間,就算是真正落實一國兩制。畢竟,中國擁有定義何謂一國兩制的權力,它才是香港至高無上的主人,而這個事實,恰好是民主回歸論者一手造成的。年輕人對上一代人的恩怨情仇無感,國難當前也沒有興趣去理會。但是年輕人不會忘記誰令他們受苦,不會忘記誰有份出賣他們的前途,不會忘記誰在戰火連天時仍在哀求朝廷納諫,來「真正落實」那個已經架在香港人頸上多年,名爲一國兩制的枷鎖。

對政治領袖無情,是偉大民族的標誌。假若香港變成疆藏,那些蹉跎歲月、委曲求全、與虎謀皮的泛民老人,必定背負無可饒恕的歷史責任。但是,假若年輕人成功了,他們大概會被尊稱為民主先鋒、革命先行者。這是一個時代的抉擇 — 究竟要發那個民主回歸的春秋大夢,還是要保全名聲不至於遺臭萬載,李柱銘老先生,請好好想一想吧。

開埠一百七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參考:

李柱銘:〈為何要將香港變成疆藏?〉,2019.12.18

李柱銘:〈七一宣言:香港回歸,不單是土地的回歸〉,1997.7.01。

【概觀民主黨.想中國 4】那夜凌晨,他們搭上永不埋站的民主列車,立場新聞,2016.5.20。

Julian Ho:〈陷共噩耗嘅前奏 — — 學界支持「民主回歸」〉,2017.6.22。

 

作者自我簡介:本土主義者,國是學會成員。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