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梁博士.續談黃營文宣問題

2020/5/26 — 15:59

資料圖片,來源:Ann H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Ann H @ Pexels

有關凌晨的〈淺藍轉黃,只是幻想〉,有幸廣傳,也引發了不少討論。

梁啟智博士以去年「對警隊信任度」的民調回應,顯示淺藍的確有所轉向,甚至高達三成轉黃。

中間派與淺藍,是有遊說價值的,這一點我絕對認同。先致歉,是我下筆太偏鋒,沒有強調文章的重點,是黃營的資源問題。

廣告

不是無法改變淺藍的,只是改變很難。而我們陣腳亂,內鬥嚴重,首要應該是自理。

如梁博士所言,討論之前要有定義。但相信,何謂藍,或其中深淺,都是曖昧的約定俗成。

廣告

對警隊的信任度,足已在一定程度上分出黃藍,應該沒有很大爭議。但我們所講的淺藍,與大眾所想的是否一致,就很難求證了。

黃營不團結,是本質問題。去年民情最高峰時,一來是警暴,二來無選舉,無可收割,自然同氣連枝。

黃是一個太廣泛的概念,不同政黨或理念都可納為黃,甚至部份極反對被歸類。敵人太強大,難有必勝之途,所以要找到主流共識,往往需要大量討論。

而成形的抗爭模式,倒如議會、街頭、黃圈,都有無限爭議。加上武肺與運動疲勞,政府不停引爆議題,迷失就更嚴重。

我必須駁回之前所言「藍是不能逆轉」,淺藍是可以轉向的。又或者,一年催化,所謂的淺藍,已經慢慢變深。

我們沒有大台(是好事),但人多,行動力亦算高。不過,單純各有各做,是難有成果的。

面對重要議題,抗爭者需要達成一定共識。例如國安法,大家都明白 Twitter 等外國戰線,是兵家必爭。

不針對特定問題,匯聚民情發功,就會錯失很多良機。年初的醫護罷工,就是被搶廁紙等等輿論操作而無聲落幕,失去關注。

梁博士是對的,淺藍民意是有逆轉的意義,且價值重大。確然,路線不只一個,凝聚黃營同時,都可以感化對家。

但轉黃的打法,例如長輩圖與玩嘢 Page,是同溫層的產物,難有效果。上篇文旨的主題之一,也是希望大家了解藍絲。

很多都不是被誤導,深知爆眼少女與 X 小姐事件可能屬實,仍然拍手叫好。亦會 Fact Check 長輩圖與鬥藍文宣,意識形態很難改變。

而這些是深或淺藍,可否從該民調中找到絕對答案,相信就不容易了。

我想探討的,是黃營有否足夠資源?讓淺藍轉黃又是否當務之急?如今的打法,又算否行之有效?

從梁博士的數據,與我的觀察之中,希望大家找到更多角度與想法。

希望,黃營能學懂團結,匯聚力量,才能打好主線和支線。

感謝各位閱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