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盧斯達:香港沒有去激進化嗎?

2019/4/19 — 21:56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潘學智(民主思路理事、復旦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滬港發展聯合研究所副研究員)】

本土主義隨著陸港矛盾散播,衝擊香港政治版圖。民主思路每半年發布「一國兩制指數」,最新一輪觀察到非建制派支持者顯著下跌,社會呈現去激進化的跡象,溫和政治正在滋長(見宋恩榮、潘學智〈去激進化勢成 溫和政治抬頭〉,明報,1日)。盧斯達問〈香港人「去激進化」了嗎?〉(立場新聞,9日),堅信激進主義縱遇退潮,待他日形勢扭轉定會捲土重來。有反對論者主張「心淡論」和「焦土論」,托辭調查結果只折射市民「被溫和」的假象而已。按人口分佈計算,非建制派在一年半間流失40.3萬人。若非民心思變,足以解釋非建制派轉投溫和派和建制派這股逆流嗎?

「心淡」和「焦土」不足以解釋去激進化

廣告

「心淡論」表示支持者於社運低潮噤若寒蟬,盛行「議會無用論」,加上非建制陣營分裂,令2018年兩場立法會補選的投票意欲銳減。彷彿忘記2016年初的補選中,儘管梁天琦參選讓本土主義成為焦點,投票率僅為46.2%,實則與去年的43.1%和44.5%相差無幾,未見流失所謂心淡選民帶來驟降。

「焦土論」則指責非建制派褫奪勇武抗爭路線的成果,寧投白票或予建制派以作懲罰。九龍西兩場補選中,李卓人及馮檢基被焦土派窮追猛打,然而比較姚松炎所得的105,060票與李馮二人共105,556票,相差不足百分之一,後者票數更不減反加,與焦土派的目標相反,動員力成疑。

廣告

上述兩種論調僅針對去年的補選,政治傾向流動、主觀,選舉反映經歷競選活動號召後的結果,不能展示真實的政治版圖。其實,民主思路隨機抽樣的電話民調委託中大亞太所進行,結果與港大民調吻合,最遠能追溯至始於2016年底。可見溫和政治興起並非一時之變,更非選舉導向,且有科學根據(見文末圖 1 及圖 2)。

中間路線重新活躍

西方政治持續右傾,沒有停止鼓吹保護意識及民粹運動,香港未必能在國際浪潮下獨善其身,本土主義更可能再次發酵。年初上任的博爾索納羅是巴西結束軍人政權後第一位右翼總統,內塔尼亞胡於上星期在極右陣營支持下連任以色列總理,反移民勢力在下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亦很大機會繼續擴張。

不過,溫和份子率先在美國政壇重新活躍,會否為全球示範封閉思維的消散值得觀察。特朗普將排外情緒進一步滲入白宮,民主黨冒起眾多愈走愈左的總統初選候選人,但兩個極端的民粹政治皆非市民所願,遂向中間路線靠攏,目前以前副總統拜登為代表,呼聲最高。

認清激進主義無出路

認清民粹與勇武並無出路所以轉趨溫和,相信是去激進化更合理的解釋。香港不少問題難以單憑高舉排他主義提供答案。以醫療為例,公立醫院供求失衡,本土主義者把需求壓力聚焦在新移民佔用公共資源,一方面漠視人口老化導致求診個案急升,另一方面低估貧窮問題使病人缺乏經濟條件接受私營治療,兩者疊加令公院負荷倍增。

不是說外來人口沒有耗用公共服務和空間的容量,採用港人優先原則紓緩衝突亦有其道理,但近期每每祭出配額控制,以為是社會困局的萬能藥,恐怕無別於緣木求魚。比如將房屋問題求諸源頭減人便是過份簡化,忽略了幾乎所有單程證入境者均與居港親友同住的事實,而且越趨普遍的跨境婚姻改變家庭結構,不是少一位新來港人士就能騰出一個住宅單位。

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目睹辛亥革命演變成軍閥割據,輿論界空談救國學說,胡適寫〈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奉勸國民應該實地研究亟須解決的問題,尋找救濟社會的方法。抽象概念是學理工具,省卻考察工夫等於畏難求易,以此為解決辦法更是「自欺欺人的夢話」。香港市民務實,豈會永遠追隨口號化的政治立場?無論哪一個派別,假如在社會議題上一事無成,支持者失望離去只是時間問題。

詳細報告見 http://pathofdemocracy.hk/zh-hant/one-country-two-systems-index-feb-2019/

【圖 1】香港市民的政治傾向(民主思路):

【圖2】香港市民的政治傾向(港大民研):

 

(此文部分內容載於2019年4月18日《星島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