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蔡子強先生言杯葛委任三大矛盾

2020/8/14 — 15:46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異戈】

蔡子強先生接受訪問時稱本土派倡議杯葛總辭至少有三大矛盾:

第一,將臨時立法會比喻為是次委任是「引喻失義」。是次委任為原班人馬,與當年架空原有立法會的情況不同。

廣告

第二,認為委任不公義,則應脫離所以選舉制度,例如辭任區議員。蔡先生甚至言及:「在你自己沒有席位的立法會,就大義凜然要別人辭任;但到你自己有席位的區議會中,就默不作聲。這樣做,外人看來會覺得太過自利了。」

第三,本土派未向公眾解釋杯葛選舉的路線圖,以及一年後「是否貫徹始終不參選」前,不應妄提杯葛。

廣告

相信蔡先生的講法其實代表了不少人的意見,或至少問出了不少人抱有的疑問。我認為蔡先生列舉的「三大矛盾」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它們根本不是矛盾,這只不過是蔡先生無法認同「本土派」立場而已。而這個立場也只有一個問題,就是它存在矛盾。以下將逐一解釋為何這三大矛盾只是立場,而這個立場本身是矛盾。(註:此處無意將「矛盾」收窄至哲學討論的嚴格定義,只留在日常語言中所指「不一致」、「自我推翻」之義)

首先,本土派迄今從未有人指人大委任如同臨立會取決於人腳為何。相反,鄒家成的文章從一開始就表明無論人腳組成為何,從原則上皆不應接受任命,因此這明顯不屬於「本土派的矛盾」。

另一方面,蔡先生以為人大委任不應稱為臨立會的理由是否有力則很令人懷疑。代議士從定義上就是代表公民的議政者,沒有民意授權,就沒有代議士。現屆立法會議員獲得的授權在2020年9月30日終結,「延任」,即延續其代議權力者,只有選民。而這一年的議事資格由人大授權,臨時立法會從極權委任議事者的這一點上,與未來一年的議會無異。

蔡先生又指,如果只要選舉制度不公義就不參與,抗爭派根本不應參與現有的選舉制度甚至應辭退區議會職責。此處蔡假設了本土派會接受一年委任與既有選舉制度在同等程度上不公義的立場,是明顯的刺稻草人。無論從梁晃維接受訪問時的立場,還是鄒家成公開的文章,都可見一年委任最大的問題在於「毫無民意授權」,「民主」、「公義」如果是由不同特質構成,「民意授權」至少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特質。DQ 就算限制參選資格,至少每一個當選的人仍然有充足的民意授權。蔡先生不能忽略箇中分別,將此立場矮化為矛盾。

事實上,保持蔡先生評論中的邏輯是相當可怕的。如果民意授權根本不構成任何分別,則就算這次委任是十年,甚至是「萬年國會」,蔡先生仍然可以持守同一立場。

蔡先生最後一點假設了的是,「無論參選與否,都必需有一個可以詳細解釋的路線圖」,這個立場本身就相當令人質疑。事實上,就算並無一個對未來的路線圖,人仍然可以就事件衡量利弊,當接受人大委任進入議會本身就極為不公義,而本土派已清楚用不同論述表明過往民主派在議會表現不可能足以改變現況之時,為何進一步解釋路線的責任仍在本土派肩上?政府早於兩星期前放風,為何迄今只有鄭松泰一位議員向選民交代未來一年去留原因,現屆議員是否更似是「到你自己有席位的區議會中,就默不作聲。這樣做,外人看來會覺得太過自利」之輩?

蔡先生或者並沒有同情地理解本土派的責任,而對批評本土派倡議也不代表為泛民護航。只是當蔡先生抱持「若本土派不能向公眾交代杯葛理由、利弊以及日後發展路線圖,則不應杯葛一年人大委任」的立場時,如果不同時指出「若現屆議員不能向公眾交代接受委任理由、利弊以及日後發展路線圖,則亦不應接受人大任命」,則明顯是律在野的本土以嚴,律當局的泛民以寬,有前後「矛盾」之嫌了。

 

(作者自我簡介:本地研究生,鍾意沖咖啡同埋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