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鄧炳強:本土恐怖主義與牠們的產地

2020/3/16 — 19:0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本土主義你聽過,恐怖主義你都聽過。如果現在問你何謂「本土恐怖主義」,你會不會摸不著頭腦?究竟是外來的恐怖主義立足本土,還是香港的本土主義演變成恐怖 — 答案卻是兩者皆否。

最近,本土恐怖主義登上各大報章版面,成為新晉名詞。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早前指出本港有需要預防本土恐怖主義,矛頭直指反送中抗爭者。今日更有報導指出他正與律政司研究使用 《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俗稱「反恐條例」)來控告三宗懷疑涉及爆炸品案的被告,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一眾親共媒體,從紙媒到網媒,這幾天都不斷誣蔑本土主義為恐怖主義,指香港反恐並非偽命題,而是實實在在的需要。港區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日前更在親中報章撰文,將本土恐怖主義與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扯上關係,指出需慎防民主派奪取過半議席癱瘓議會。

本土恐怖主義(Homegrown Terrorism)原來是指本國土生土長或已取得當地國籍的公民在境內策動襲擊。在 2001 年美國 911 事件後獲得更廣泛使用,其通常目的是為了躲避反恐戰爭後日益加強的偵查行動。若說反送中示威者是本土恐怖主義,那麼至少他們大多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公民,但這種身分不但無助他們行動,反而更成為被獨裁政權監控的一大掣肘。

廣告

將示威者說成恐怖分子毫無新意,新彊多年來爭取人權的反抗運動亦被抺黑成極端恐怖主義。近年中共更通過在當地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辦法》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以上措施的好處是,到了國際層面可借反恐為名,將打壓人權的指控推得一乾二淨,抹去國際輿論壓力,便可更肆無忌憚地興建集中營壓逼群眾。打正反恐旗號,異見等同恐怖。

喬治奧威爾的《1984》寫道:「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廣告

現在新彊有「職業訓練再教育營」。香港由去年八月港澳辦所指的出現「恐怖主義苗頭」慢慢演變成今個月的「本土恐怖主義」,也絕對符合北京的劇本需要。製造新語,目的明顯是為了有藉口擴大警權和進一步打壓人身自由和個人私隱,令香港完完全全成為警察國家一般的社會。世界各地的極權政府一直以恐怖主義為藉口加強管制,侵犯個人私隱和人身自由。中共早年以打擊恐怖主義為由於新疆實施小說《1984》式的嚴密監控,將維吾爾族人關進再教育營,接受中共洗腦,強逼穆斯林漢化,務求徹底抹去其身份認同及本土文化。「今日新疆,明日香港」— 早前港府於東九龍推行的智能燈柱正是打著智能城市,打擊犯罪的名號加強監控,為推行新疆式全天候監控作準備。

環顧世界,土耳其埃爾多安政府於 2015 年以打擊伊斯蘭國為名,實則針對庫爾德工人黨來清除政治上的反對派,令其管治更穩妥。埃爾多安其後於 2017 年近乎無反對下更改憲法,擴大權力,穩坐首長之位。印尼於 2018 年修訂反恐法,軍警權無限擴大,執法機構有權在未經法院審判下拘留嫌犯 21 天,甚至可以在「需要搜集更多證據」的情況下延長至 200 多天。不同政權以反恐作藉口,利用民眾恐慌的心理,爭取社會支持擴大執法機關的權力,藉此損害人身自由及個人私隱,甚至剷除政敵。

「本土恐怖主義」將癱瘓議會更是無稽之談。「一隻手掌拍唔響」,如果北京眼中的反對派取得過半數議席,議會便會因無法通過議案而癱瘓,責任必定在於特區政府強推不獲主流民意支持的議案。假如在北京的心目中,只能接受「反民主派」的親中政黨以橡皮圖章模式配合特區政府施政,又可不可說成「議會恐怖主義」?將本土與恐怖放在一起標籤化,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恐怖主義過半數是偽命題,不欲本土主義過半數才是硬道理。

大半年來,反送中示威者抗爭不息,演變成一場爭取香港民主自治的運動。的而且確,有人選擇以汽油彈還擊、以縱火焚燒雜物作路障,但每一次都以黑警暴力(黑暴)升級為前設。大半年來,倒是有一支「紀律部隊」,發射了逾萬發催淚彈,過千發橡膠子彈、胡椒球彈和海綿彈,甚至使用實彈對付群眾。當局選擇以武力解決問題,才是令街頭抗爭越演越烈的元兇。如果抗爭者被描繪成恐怖主義,至少也有三萬名警員要負上「助長恐怖主義」的罪名。

「本土恐怖主義」存在是以製造公眾恐懼為手段達到政治目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早前發表民調, 有不足三成的受訪者表示害怕在路上遇上示威者,不過害怕與警察陌路相逢的市民卻高達六成。或許有三萬名警察對示威感到不安,但卻至少有二百萬名市民面對警察時感到恐慌。最近據說香港電台的《頭條新聞》說了幾句嬉笑怒罵的話,便有官員發施號令要求對方襟聲。不知何者更像鄧口中所指的「本土恐怖主義」?

答案只有四個字:香港警察。

 

#反恐為名
#政治打壓為實
#今日新疆明日香港
#香港警察就係恐怖組織
#鄧炳強本人就係香港恐怖分子頭目

? 致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信 — 市民聯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