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香港政治從業員的收入問題 — 去留講人工,是對業界的侮辱

2020/9/23 — 17:54

TVB 劇集《創世紀》截圖

TVB 劇集《創世紀》截圖

【文:一名小薯議助】

香港是一個畸形的社會,整個社會結構存在大量畸形而難以解決的問題。難民潮一代過去後,香港這幾代的年青人,對比安定的生活,更加著重精神層次的追求,夢想、自由、民主等等價值。過去十年,香港開始有一種勢力,嘗試將夢想與安定放成對立面,你要尋求理想,就要放棄安定,筆者曾經面試的時候被問「如果你要在麵包及理想中選一項,你會選哪一項?」香港政治從業者正正是在這個逆境中努力。

所以,過去一個多月的立法會去留爭議,每當有人講到議員支持留下是為了錢,不只是對立法會議員,更是對背後一群議理助理最大的侮辱。

廣告

眾所周知,香港做議助十分淒涼,淒涼到一個點,你決定做議助的一刻,如果打算做一世,幾乎等如放棄未來。因為你的薪金很難超過兩萬元。以區議員為例,大概四萬多的政府資助,租辦事處隨時佔去了一萬多,還有約三萬多的資助,對議員來說,當然是請兩個議助,比三萬元請一個議助好。

試想你是議員,你有三萬元資助,你都不會用盡三萬元請兩個議助,可能最多每人一萬三千元,留更多資源請多一個兼職,或留來慢慢加薪留人用。

廣告

政治從業員業界,是一個畸形的地方,你選擇做議助,你就要有心理準備頂薪可能只有一萬八千元。最過份的例子,是曾有區議員用八千元請全職議助,有人應徵有人做。筆者相信,不論立法會抑或區議會,每個議助放棄份工,出到去做金拱門隨時人工福利更好。

議員助理在很多人角度來看,只是一個普通雜工,但背後如何協助市民與政府部門、管理公司、商界溝通,當中涉及的程序、法律、經驗,協助的很多都是基層或弱勢市民,議助本來就是一種專業,若然一句因為薪金而要留下,就是被抹殺功勞,否定過去所有的工作,像陳錦鴻所說,公平咩?

議助如此,立法會議員更多,綜觀大部分立法會議員的履歷,有幾多真的依賴立法會的薪金來生活呢?公民黨個個醫生、律師、機師,即使民主黨有教授、律師、廉政公署、社工。如果你支持離開立法會的原因,純粹是因為覺得他們戀棧薪金,筆者卻認為從薪金角度出發討論,是對有理想服務香港的人的一種極大侮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