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馮煒光:梁振英的嬲嬲數 難與「資訊毒霧」現象相提並論

2016/11/21 — 16:32

梁振英、馮煒光

梁振英、馮煒光

【文:陳電鋸】

話說政府新聞統籌專員在《頭條日報》專欄引用「有學者」的資訊毒霧研究,由於專員的引文像極本人於 11 月 13 日於明報星期日生活的文章,令人懷疑該「有學者」為本人。

廣告

專員在談論的,為特首 Facebook 專頁獲得的「嬲嬲」數量,與本人研究的所有 Facebook 專頁發表文章總量過多引致討論失焦實在難以相提並論。重要的問題,是網上輿情是否可信。本人的指導老師傅景華博士早在四年前已談論此問題。[1] 傅指出,分析網上輿情的主要目的,是因為「網絡上豐富和多元的聲音,可補現下政府諮詢架構和吸納意見機制的不足,協助政府能掌握民情,制訂適切的公共政策。」單就這一點,網上輿情已值得參考。

當然,傅指出的是以定質的方式檢視網上輿情,至於網上輿情是否可以定量分析,是現在熱門的研究課題。現時這個課題的重要學者有曼海姆大學的 Andreas Jungherr ,他屬於比較保守的一派,懷疑網上輿情的應用層面。但根據其最新的 Twitter 和德國大選的研究指出,量化的網上輿情未必能反映政客的支持度,但卻可充實反映網民對政治的關注程度 (temporal dynamics of public attention toward politics) [2] 。風眼當中的 NOW 電視台《政情》節目在報道特首獲嬲的分析時 [3] ,處理的手法很小心,是以「網民行為」報道之,用的說法是「網民興趣」,而不是「社交網絡民調」這個稻草人。本人認為這是適切的處理手法,亦切合上述 Jungherr 的網上輿情只反映網民政治關注程度的研究結論。

廣告

此外,專員一直指出嬲嬲是由假 Facebook 用戶有組織大量捏造,他有責任提出證據證明此事。

有學者上

 

[1] 傅景華:為何要了解網絡輿情?

[2] Jungherr A, et al. Digital Trace Data in the Study of Public Opinion. An Indicator of Attention Toward Politics Rather Than Political Support. 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 2016

[3] NOW TV. 獨家網民分析:梁振英紙筆落區犯眾嬲

 

轉載自作者 facebook,原文無題,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