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9/3 - 23:48

回歸大典文物出土,硬膠資料套中的三權分立

「香港沒有三權分立」這講法,從林鄭市長的口罩裡吐出來,記者朋友圈子中,有人心水清,找來了一份歷史文件。

這份文件,每一頁都隆而重之,印上醒目的「香港1997」標記,其中一章節談「政府體制」,劈頭第一句就是:

「香港的政治制度是按照『三權分立』的原則建立,有一個行政主導的政府。」

廣告

這份文件,並非隨隨便便一份報告。而是古往今來中華民族一雪前恥的輝煌時刻,1997年香港回歸大典大龍鳯中,全世界幾千個湧來見證的記者,收到的禮物包中介紹香港的新聞資料套。

為了看清楚當中文字,我翻箱倒籠,終於找到這封塵的硬膠文件夾。

仍然留住,因為知道有天會成為歷史文物,本為紀念,現在悼念。

這份概覽,乃為了讓外國與內地記者了解香港,文件印刷精美,向全世界介紹偉大的一國兩制、中國的嚴肅承諾、香港的美好將來。

「三權分立」,正是這個莊嚴的歷史時刻,白紙黑字,向全世界人講述的香港故事的一部分。

如今,林鄭市長與其背後一眾扯線人,轟轟烈烈地推翻了常識,原來「三權分立」都是一廂情願,都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那幾句話,對比今天,是時代倒退的鐵證,彰顯今天倒行逆施的大醜聞。

這文件、這句話,有三點值得注意地方:

 一,有關政府體制,劈頭第一句就講「三權分立」,說明了其基礎重要性,當年從未聞中方反對文件的寫法,這也是當時社會沒有分歧,甚至是理所當然的看法。

 二,第一句接著說,「有一個行政主導的政府」,也說明了「三權分立」與「行政主導」兩者可以並存,社會上沒有什麼聲音認為有牴觸;二十多年來,直到今天,權貴中人才為了鞏固行政霸道而高調叫陣、殺掉「三權分立」。

 三,這份文件,相信是回歸前的政府新聞處所製作,如此隆重的場合,這份文件應該得到中英雙方認可,而非一個政府新聞處可以自把自為,外界亦從未聽聞中方不同意當中字眼。當然,連《中英聯合聲明》都可以變成無關痛癢的「歷史文件」,這個爛鬼硬膠文件夾着的東西,可能從來只是「歷史糟糠」、垃圾不如。

留住記錄,很重要。那是一束束索帶,吊起你的謊言;那是光猛的鐳射筆,暗夜中凝住你的荒謬。

資料套還有些自問自答:「很多人問,在1997年7月1 日有甚麼轉變?答案是很少轉變。」

資料套還有些自問自答:「很多人問,在1997年7月1 日有甚麼轉變?答案是很少轉變。」

 

 【惡法日誌‧六十二】

 ***   ***   ***

 相關文章:

噁心的權力內循環

時代就是這麼壞 — 當有線新聞步向亞視永恒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