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港鐵停駛,我才決定走出來

2019/8/25 — 12:3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港鐵是香港的命脈,十號風球,有蓋路段也繼續行走。颱風日子的鐵路,運送了在偏遠地區的基層上班。一場反送中運動,Be Water 的流水式抗爭,港鐵把大量乘客快捷送到和接走,是運動「缺一不可」的重要環節。

一個月前的 7.28 上環抗爭,過百名示威者在警察封鎖線包抄下,最後逼到一個路段,「剛好」兩邊是上環地鐵站的出入口,人潮鑽入地底離開。這種警察也沒有阻止示威者以港鐵離去的手法,在一個月後的 8.24 忽然煞停。

港鐵昨日早上宣佈,中午起停止示威路段的服務。令坊間震驚的是,是次遊行是獲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亦即是,一場合法遊行,被大型運輸系統杯葛了。

廣告

這種手法,史無前例。最要命是,服務受影響時段正好是周六下午,一星期交通最繁忙的時段,打工仔要下班,親子活動要進行,商業運作受影響。忽然關站,整個九龍東癱瘓,民怨沸騰。

吊詭是,如此非常手法,卻燃起一些市民的怒火,原本不想出來遊行的人,也千辛萬苦走出來。

廣告

40 歲,從事文職工作的李小姐,除下口罩跟我談話時,看到她精緻的化妝,耳邊吊着的耳環閃閃發亮,她舉着粉紅色雨傘,吃力地在攝氏 30 多度悶焗天氣下前行。住在港島的她,嚴正跟我解釋:「觀塘這個地區,我一生人去了不夠五次。」

自稱「嬌生慣養」的李小姐說,自己「怕曬黑,貪靚,見光死」。昨日早上,聽到港鐵閉站,「本來諗住不出來,這個遊行不是有不反對通知書,地鐵怎可以咁『仆街』?」整個對話她甚斯文,但說到港鐵閉站,激動處,咬牙切齒,用了助語詞。

她說,自己住港島甚少到九龍,但昨日到達油塘站後,不認得路,跟着黑衣人走,在酷熱街上走了半小時才抵達遊行起點。「我平日好怕辛苦,行多步路都唔受得,但今次太憤怒了。」她昨日穿了別緻的黑衣,手袖處有布藝編織,皮包裡的水樽,穿了熊人公仔水瓶套。

「我呢啲姐手姐腳的人,唔敢行咁前,怕拖累別人,雖然我出來行辛苦,但怎也不夠啲年輕人付出多,真是蚊肶和牛肶,他們是押下一生的前途上前線,」李小姐說。

50 歲的文氏夫婦,前日才參加完組織人鏈,昨日原計劃入戲院看戲休息一下,已經挑了一套輕鬆的小品西片入場。早上聽到地鐵封站,才決定放棄原計劃,從將軍澳家裡出來。文太批評:「這樣做如製造分化,令市民感到不便,覺得示威者搞事。」

本身是社工,從事老人社福服務的文太續說:「今天林鄭月娥又說大和解?又話要溝通,但點解咁陰質,這陣子國泰又解僱員工,講句支持運動的說話又唔得,香港幾時變成咁?」文先生幽默地反諷:「港鐵今次真是像『無間道』般助攻,令運動又有新動力。」

文氏夫婦自認「和理非」,文太戴了麻布闊邊帽,兩人的裝束像閒日到郊外旅遊一樣。文先生從事金融業,本來也不太關心這場運動,但 7.21 元朗事件之後就熱情投入,他昨日穿上「我是香港人」的上衣。文先生從事金融業,常要回國內工作,這陣子暫停了。文太笑說:「一陣被人拘留,又會話佢光顧風月場所了。」夫婦無奈相視而笑。

遊行下午 1 時許開始,至 3 時多完結。大批示威者與警察於牛頭角警署外對峙。下午 4 時 50 分,速龍清場,制服多名示威者,有人扔物反擊,路面也出現火光,警察以催淚彈驅散。

清場期間,路面車輛停駛,港鐵又封站,九龍灣一帶儼如死城。有幾名大叔,找不到車回家,在行人路來來回回走,投訴着:「怎樣乘車走?」看到防暴警察上警車時,大叔上前表示:「開多幾槍打死啲搞事分子,我哋支持你。」警察微笑沒有答話。

傍晚 7 時許,大批防暴警察在觀塘道推進,在行駛中的巴士、私家車中步行,與路人、示威者、街坊隔空對罵。他們走了 1.5 公里,從牛頭角站、經九龍灣站,向彩虹方向走,至啟業邨外的高速公路,與百計防暴警察聚頭,他們累極坐在公路上休息。

遠處的九龍灣港鐵站,位處架空天橋上,遠處可見也有防暴警察在站內列陣守着,他們的頭盔發出藍光。一時,路面,站內,及至整個觀塘區,每一處都有警員的身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