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囤地波無知無能,抑或專益商家,why not both?

2019/10/24 — 20:00

陳茂波

陳茂波

陳茂波再推「撐企業」措施,向運輸業發放十幾億燃料補貼,本身經營情況不壞的九巴都有 1.6 億落袋。(做個簡單比較:政府三年前說要慳錢,即使公共醫療開支和人手緊絀,依然削減醫管局的經常撥款。慣性對邊啲人手鬆,對邊啲人手緊,不難估)

囤地波無差別咁用錢狠狠「懲罰」運輸界,既無針對經濟最困難的市民(例如規定減車資),亦無附帶條件(例如接受補貼者,需承諾若干年內不減薪、不裁員),究竟可以點樣保就業,點樣令一般巿民都分享到餅碎呢?

關鍵在「良心發現」呢四個字之上,就好似政府向康文署及地政總署等轄下餐廳及零售場所提供 6 個月租金減半,同樣無硬性規定獲租金寬減的營運商要怎樣做,政府只是靠把口,呼籲佢地把有關寬減與用者分享。如果佢地唔制呢,妳吹得佢脹咩?

廣告

所以話政府專益商家,呢個係客觀事實。除了佢哋有份選特首,要買佢哋怕,政府一直奉行所謂自由市場原則,都是唔會用法例,包括善用懲罰性的抽稅方式去糾正/打擊商家的斂財、賺到盡的行為。例如囤地,佢地只會鼓勵地主做善事,捐下地咁,當然本研社就踢爆過唔少次甚麼捐地計劃、土地共享背後都隱藏「善長仁翁」的發財大計。但就算近年社會風氣有變,不再信大市場小政府的謊言,依然有一些經濟學者出來替發展商護航,把「囤地」偷換概念成「儲地」,罔顧現實(例如避談地產商有幾多艇仔公司做分身),把城市規劃權拱手讓給所謂巿場,為政府放水畀大地主提供有學術包裝的藉口(這些經濟學者過去很反對政府的惠民措施,例如長期反對最低工資,但對政府用不同方法益大商家,便很少有異議,不會說派錢降低呢啲大企業諗方法提升競爭力的誘因)。

《明報》報道中有一句很應棍:「業主跟政府一樣,不聽民意。」說甚麼呼籲發展商體恤小商戶,實在廢話至極。妳話嘞,領展幾時體諒過小租戶?(曾做領展非執董,專幫領展出謀獻策的王于漸大教授應該很清楚是甚麼道理)。當然,有少數無睇得個錢字咁重的地主,或會在手指罅漏少少楊枝甘露畀小商戶吊命,但問題不應該用這種方法處理。因為,呢個係制度問題,是裙帶資本主義造成嚴重的結構性不公義。就像色狼向受害人施小恩小惠,那不叫做善行,頂多叫贖罪。我們要做的是制止同類罪行繼續發生,並還受害人一個公道,而非褒奬那色狼的所謂善舉。

廣告

反送中抗爭暴露社會不公,一整代年輕人的無力感和絕望感,並非單靠幫她/他們買樓便能解決。賞惡罰善、劣幣逐良幣等深層次問題亦不可以靠派錢解決,何況真正受惠的還不是真正有需要的市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