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国」已不「國」,何「庆」之有?!

2020/9/30 — 18:30

顧名思義,「國慶」是「國家慶生」,「國慶節」也就是「慶祝一個國家誕生的紀念日子」。各國有不同日子的「國慶節」,君主立憲制的英國選用國王的生日日子,日本則制訂神武天皇即位日為建國節日。七十一年前十月一日那天,毛酋在天安門城樓高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國」改朝換代的成了「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便算正式成立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無疑是歷史事實,是政治現實,也是香港人在「一国一制」下必須面對的「真實」!不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中國」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之前的「中國」是「清朝」;「清朝」之前的「中國」是「明朝」。那麼,從歷史長河延續漫流的角度看,任何一個朝代只是當前歷史時段和空間,在政治上所代表著「國家」的政權,無論是短短的數十載,或者較長久的兩三百年,在浩浩瀚瀚的「中國」歷史洪流中不過是滄海一粟。

事實上,一個國家的成立基本上必須有四個成熟的條件:土地、人民、歷史文化傳統,以及管治實體的「政府」。一般而言,國家土地的版圖可能會改變,國家人民的數量或者會增減,國家的歷史文化傳統不斷累積或者消磨,而國家管治實體的「政權」卻是隱含最大和最多的變數,因為在國際舞台上「演出」的歷史演變規律中,總有曲終人散、落幕收場的時候。「中國」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經歷過不少朝代的興衰和轉換,三千多年以來風雲詭變,僅逾七十年的政權何足道哉呢? 

廣告

「中国」兩字的邪惡可怕在於其「党国一体化」所蛻變為「黨大於國、黨章凌駕國法、黨主席等同國家首長,以及黨員跨騎在國人頭頂上」的一黨專政體制。所謂「国」只是在國際場合有必要時用來裝點門面的一個標籤,實質上已淪為共產黨所操控著的「国」,只有黨而沒有真正的「國」,正是「国」已不「國」的實際寫照。因此,如今依然殘留一些大中華膠「膠質」的筆者,骨子裡雖然還是愛著「國」,尤其是愛著「國」的歷史、文化和傳統,可是,對於「國」的人民和土地早已十分陌生和疏離,對於那個「国」已不屑一顧,而且,對於那名義上代表「国」的那個共產黨政權更深惡痛絕。

在「党国」控制下,如今的「国」實在太厲害了。西藏人、新疆人和蒙古人的宗教、文化和歷史必須徹底「中国化」,都必須懾服在「党国」的威權下接受「再培訓」和「再教育」的過程才能得以「再生」。在「党国」擺弄下,如今的「国」實在太凶猛了。「国」內的人民必須噤聲消音,異見者必須被鎮壓、被關押和被清除,以確保「国」的長治穩定和共產黨的久安長存。在「党国」操盤下,如今的「国」實在太蠻橫了。「国」外的其他政府必須認清「国」的拳頭筋肉,以及認同「国」的模式和制度優勢,便必須封口閉嘴,不要對「国」的內政家事指指點點。在「党国」領導下,如今的「国」實在太強悍了。經過多年苦心積累的竊偷、騙取和收買手段,世界霸主寶座的打造工程經已有一定軟硬實力基礎,「国」人必須繼續在習大帝領導下,聽黨話和跟黨走!

廣告

過去筆者所認識、所嚮往和所追求的「國」已被顛覆、被崩潰和被沒落了,成為這樣一個殘體字款的「国」,容不下人民異議的聲音,壓抑「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的訴求,以強權代取公理,用野蠻排拒文明,不惜施行暴政製造震懾效應,為的就是維繫著那個「党」的存在,以及這麼一個「国」的招牌! 明日是十月一日的「国庆节」,可是,筆者以為,既然如今「国」已不國,何「庆」之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