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下的不安 — 香港初選抗爭與三波武肺

2020/8/17 — 18:53

《港版國安法》在5月下旬的中共人大常委會上提出,6月下旬趕在七一大遊行前通過,在6月30日下午才公布,在7月1日實施。好像晚一天就要亡黨亡國。接著7月6日在香港發布細則。《國安法》通過前,一些人大常委已經到處放話,香港特首與律政司也紛紛表態強烈支持,但對其內容卻一無所知,充分展現他們的奴才性格。而北京這一套做法,也顯示他們對香港這些奴才的蔑視與不信任。然而這些奴才卻以無限的效忠而洋洋自得,展露他們的無恥與徹底背叛香港人的罪行。

想管轄全世界的天朝律令

《港版國安法》被台灣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稱之謂「天朝律令」,也就是一道命令而非法律。因為它可以凌駕在《基本法》之上,北京派人在香港成立相關機構,也可以執法,產生一切問題均由北京說了算。那些奴才們還說,如果執行過程還欠缺法律的話,還可以再增補相關法律。《國安法細則》還給予香港警察莫大的權力,可以無需批准進入民居搜查。因為警察是已經被中共嚴重滲透的部門,何況中共還派公安人員來香港督戰,把反占中期間偷偷摸摸做的事情公開化、合法化。

廣告

而這些法律之所以涉及「天朝」,乃是在66條犖犖大端中還有若干條文把黑手伸向全球!例如第38條:「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分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第43條第5款的「要求外國及境外政治性組織,外國及境外當局或者政治性組織的代理人提供資料」,然後根據情況可以罰款或判刑。總之,這是可以管轄全人類的中國法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此痛批為「在侮辱全球所有國家」。在幾天之內就訂出細則,可以判斷它也是出自北京之手。小小一個特首林鄭,難道有資格「管轄」台灣這個國家與全球?

廣告

這些對外伸出的黑手,充分表明中國要以香港為跳板,把天朝版圖與朝貢體系推向台灣,推向全球,因此引發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的強烈批判,首先是停止與香港簽署的引渡條例,避免無辜人士被要求引渡到香港。美國國會甚至通過《香港自治法》,並由川普總統批准實施,對香港採取報復行動也就很自然了。而西方民主國家的反彈也絕對不會只在香港問題上就事論事,而是擴展到如何回擊天朝對世界的侵略與擴張。

由於《港版國安法》的條例比人們原來想像的要嚴苛,香港人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回應,於是中國官媒洋洋得意說香港民主派「自亂陣腳」。然而香港一般民眾態度很明確,那就是不會屈服,所以民眾照樣在七一上街抗議,逢到週日也上街抗議。而警察被授予尚方寶劍之後當然也不手軟,自訂許多政策,例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被定為違反《國安法》,亦即當年中國所說的「反革命標語」;學校不准唱〈願榮光歸香港〉,大概她成為「反革命歌曲」;學校與黃店的連儂牆紛紛被拆除,因為成了「反革命」小字報或大字報。警方搜捕遊行人士,只要背包裡藏有或貼有反送中口號或外國旗幟,都以違反《國安法》予以逮捕。所以每次遊行都有上百人被捕。《國安法》真的令香港風聲鶴唳,人們不知道哪一天突然觸法。但為了維護自身的權利,香港人即使面臨惡法,堅持抗爭是必然的了。

在《國安法》的極端白色恐怖下,街頭抗爭幾乎都是「非法」而風險大增,因此議會鬥爭的重要性也會上升。這是合法鬥爭與非法鬥爭的結合,公開鬥爭與祕密鬥爭的結合。整個民主派都因此必須團結起來既扮演不同的角色,也必須有不同角色結合的大局。因此9月的立法會選舉就顯得非常重要。

立法會選舉非常關鍵

這次立法會選舉的重要,除了因為街頭抗爭的空間已經大為縮小而須通過議會發聲,更是因為去年區議會選舉本土派與傳統民主派囊括了近九成的席位,讓北京大為震驚,中聯辦主任為此下台。因此民主派提出在這次選舉中獲得35+的目標。立法會共有70個席位,35+就是超過半數。以前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基本法》規定的普選是一半席位,另一本功能組別是小圈子的菁英選舉,為建制派掌控。然而北京公開摧毀一國兩制,廢除《中英聯合聲明》,反送中運動爆發後,許多原先支持建制的社會菁英也成為反對派了,建制派對功能組別的控制已經失靈,這也給反建制派帶來很大機會。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一向熱心於把傳統民主派與本土派撮合在一起投入合法選舉,探討選舉策略與協調不同政黨,所以這次也做了很大努力。為了避免內鬥,他們在7月10與11日舉辦初選活動,由初選結果決定參與立法會選舉的基本人選。

由民間舉辦初選,是相當艱困的工作,例如要核實「選民」身分且不能重複投票,要找地方設立票站給民眾投票等等。在《港版國安法》實施以後,困難更大,因為民眾的顧慮增多,警方派人把前去投票的民眾錄影存檔,還警告一些學校、商店、議員服務處不得當作投票站等等。但是最後初選投票還是完成了,結果竟有61萬人參與投票!2019年香港選民登記有411萬多人,若按50%的投票率,正式出來投票人數是200萬出頭,再扣掉約40%的建制派支持者,可以說,民主派的選民大約有一半參加這次初選。

而初選儘管有這樣那樣的瑕疵,參與初選的候選人大致接受初選結果。而初選結果對年輕本土派有利,他們得票六成以上,但是傳統民主派接受這個結果,表明大家以大局為重。

反而這個結果嚇壞了港共,中聯辦跳出來說初選違反了《國安法》,特區政府當然跟著叫囂。不知道國安法例有哪一條可以無限上綱來為初選加罪?當然,港共會有更多的手法來阻止民主派參選,或者參選後把他們DQ(撤銷)。

目前民主派參選者是否要簽署確認書仍有不同意見。確認書是2014年雨傘運動以後,在2016年開始增加的一個項目,要求參選人簽署以表明擁護《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但是以前不簽的可以參選,簽了的反而不能參選,情況都有,根本是所謂選區主任的個人決定,個人的後面當然是共產黨。希望民主派不要因此陷於分裂。

武漢肺炎再肆虐香港

而就在香港為《港版國安法》陷於紛爭及準備選舉的時候,香港卻爆發第三波的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比前兩波還凶。到7月19日公布確診人數1,778人,已經超過當年的SARS。而當天8小時內又有108人確診。其中不少是社區感染,而且源頭不明。香港的醫療機構已經面對巨大壓力,有的醫院人員已經受到感染。全城負壓隔離病房已經被占用七成,由於當局的掉以輕心,若再加上還有其他政治企圖,都造成人心的不安。

第三波的爆發原因是當局過早解封,7月1日有一個慶祝回歸的私人活動因為沒有戴口罩而有5人染疫。7月1日《國安法》實施以後,立即有數百名來自中國的國安人員進駐,他們都沒有經過檢疫及隔離,這是因為凌駕香港各項法規的特權吧。港共則指責是因為民主派的活動而引發。雖然是各說各話,然而因為始終有北京會將立法會選舉延期以免輸得太難看的說法,因此鬆綁而「助染」很可能正是北京所希望的。且看港共會不會藉此拖延立法會選舉就知道了。

 

原刊於《看雜誌》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