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5/28 - 11:59

國安之下,何以置身事外

趙連海與兒子(影片截圖,來自趙在2011與兒子自拍片段自述)

趙連海與兒子(影片截圖,來自趙在2011與兒子自拍片段自述)

如果你是一位父親,發現兒子的左腎有 2 毫米的結石,並懷疑跟奶粉有關,你下一步會做甚麼?去做化驗,去衛生署投訴,去消委會投訴,去報海關,還是去聯絡傳媒?

這位父親,是北京人趙連海,曾在中國國家工商總局的廣告公司及中國國家質檢總局的《中國質量報》等媒體工作,他發現兒子所喝的奶粉是三聚氰胺毒奶,於是與其他毒奶粉的受害人成立維權組織「結石寶寶之家」。不幸的是,他不單無法為自己及他人維權,更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及後保外就醫)。

如果身處曾經相對自由之地,到了暴風雨的前夕,還信心滿滿地說:「我行得正企得正,怕乜嘢?」撫心自問,難道趙連海行不正?但他的罪名是「尋釁滋事」、「惡意炒作」、「煽動糾集」、「非法聚會」,全都可以與國家安全扯上關係。

廣告

事件未息,相隔九年,曾經報道「結石寶寶之家」的記者張賈龍在貴陽家中被帶走,一向赤誠、執著、敢言的他,卻被說成故意發佈「詆毀黨、國家和政府形象的假資訊」。

大限當前,你以為自己能逃脫?即使現實無法改變,也不代表要縱容專權的膨脹。選擇沉默,也是另類幫兇,因為在這個時代,早已沒有中立之餘地。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