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到訪香港天文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國安何時進駐天文台?

在地鐵月台等車,看着玻璃屏障後的螢光幕,黃子華妙語連珠在講「點止搵食咁簡單」。除了更多人網購叫外賣,香港好像一切如舊。

忽然,在廣告下方,看見一行字走過 — 政府宣佈修訂電檢條例,禁止上映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影片。我打了一個冷顫,搞不清自己活在 1984 還是 2021,為甚麼擠在月台的人們看見這條新聞依然木無表情,而我彷彿覺得下一班車會送我們到某集中營。

是我精神錯亂還是這個政權已病入膏肓?當年東歐在共產統治下,獨裁的極致要算是壽西斯古淫威下的羅馬尼亞。在那國度,言論被噤聲、文化藝術自由被打壓。1983 年政府規定所有打字機必須實名向政府登記,威嚇那些以為可默默地寫作的知識分子。政府又規定只有在特別批准下才能使用影印機,堵塞異端思想的傳播。政府甚至控制天氣報告,天文台預測 5 月 1 日的天氣必須是無風無雨、天朗氣清,為的是動員民眾出外圍觀勞動節遊行!

國安乃產業 升官發財兼自肥

以往讀這些資料時都驚嘆獨裁政權的荒誕無恥,也更明白壽西斯古夫婦何以在倒台時會被叛兵羞辱後才押出去槍斃。但歷史卻不斷重複,在曾是全球最自由的城市之一的香港正在高速打壓傳媒、《大公》《文匯》點名攻擊藝發局資助藝團鼓吹「黑暴」、規定智能電話卡實名登記、拆毀通識科、鼓勵學生舉報老師、動輒將教師除牌、要求歷史科傳授與中共一致的歷史觀……收緊電檢制度只是箝制思想的一個小環節。

六四當天,政府禁止民眾到維園以燭光悼念,大量警員駐守在舉辦追思彌撒的教堂外威嚇出席者。天氣報告說當天的相對濕度介乎 89 與 64 之間,全城譁然,天文台隨後確認電視台報道準確。我心裏暗忖,以後國安處人員會否效法羅馬尼亞,在敏感的日子進駐天文台,或者索性通過《天氣報告檢查條例》?

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我是說真的。國家安全是一個產業,許多人會因此升官發財,甚至惠及周邊產業。我有一位朋友在內地某處目睹清拆教堂十字架的過程,便了解到維穩支出何以如此龐大。為了小小一間教堂,當地動員了幾百武警包圍數天,以防婦女信眾唱詩哭鬧。武警是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武裝力量,由省一級政府派出。這些外來的警察在那幾天被招待進教堂所在地的豪華酒店,吃喝玩樂是國家任務。

另一位朋友告訴我,某地政府規定教會必須安裝閉路電視,監察信徒活動。由於不滿侵犯宗教自由,不時會有人故意毀壞那些攝錄機。當地政府對此並不介懷,更沒有嚴拿刑毀者法辦,事關攝錄機是由當地某指定企業提供,都是與官員有人脈關係,打爛一部便多一部生意,維穩發大財!

維穩不透明 腐敗是必然結局

2013 年中國的維穩費是 7,200 億元,比軍費還多,2014 年便不再公佈了。香港政府撥款 80 億元維護國家安全,但對細節卻「沒有進一步資料可以提供」。中國和其他共產國家的經驗告訴我們,國家安全部門為了爭取更多撥款來擴大規模、增加更多高薪厚職以自肥,必須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方法是證明國家安全岌岌可危,敵人無處不在與外國勢力勾結。如果找不到這些敵人,也要製造敵人;如果找不到顛覆行動,也要殲滅顛覆的思想。而因為維穩不透明,腐敗是必然結局。

我們的國安處處長不能單靠在邪骨場中坐懷不亂來建立威信,而必須順着這個維穩邏輯,伸長國安之手,不到天文台,誓不罷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