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6/21 - 9:44

國安公署不是「東廠」 而是實質政府

《國安法》「細節」公佈,處處可見與香港普通法制完全不相容的內容,看得出是急就章所撰;中共急不及待,只為打開缺口,打爛香港與中國之間的法制防火牆。洋洋灑灑黨八股,重點在最後一句:有甚麼香港法律不兼容的,總之,一切以國安法為大。

目前坊間將「國家安全公署」形容為在香港設立「黨委」,但事實上比黨委權更大。完全由中共指派的「公署」,與部份港府官員組成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日後就是香港的實質政府,香港現行的行政體系將會被架空。

「東廠」之說,則可能是信納了人大所言:只處理「極少數」嚴重案件。但既設下例外條款,決定甚麼是「例外」的,也是國安公署。如此一來,港人有何憑據相信「例外」不會恆常化?

廣告

國安法下,香港執法、檢控、司法全面受控制,警隊、律政司均特設專責部門,這些部門還是否聽命於港府、還須否受制於香港的法律與人權保障?任何案件冠上「國家安全」之名,港方基本上便無權過問。

整套制度照搬大陸,在香港會引起多少執行上的矛盾、水土不服,已不是中共考慮範圍:其如意算盤是,凡出現問題,一切以國安法、亦即中共旨意為准,再無法律可依。

草案比一切建制風聲還要狠辣,只能說明:北京的瘋狂與過份自信,超出一切理性預測。過去一年許多個節點,如果中共稍為放輕一點點,運動已會因為出現綏靖空間而陷入迷失、無以為繼,是中共一路遇神殺神式狗衝,才導致今日局面。如今面對國際社會高調警告,仍一意孤行出台最嚴苛的方案,一點迴旋的空間也不留。

中共僭建新制度、新權力機關,想快刀斬亂麻式解決香港問題、消滅香港反對聲音,但硬搬中國一套直接在港實施,執行上存在極多變數,每一刻都被更大的政治角力左右,一定會在港引發更多問題、更猛烈的反抗。

的確,香港將步入黑暗期。此時此刻仍然選擇上前的朋友,將面對極可怕的代價。但這也意味著,一個在決策上完全失去彈性的極權,只會不斷犯錯,香港一方面要繼續抗爭、爭取國際支持,一方面要持續多線並行,建立堅實、不易擊破的公民社會。

當抗爭成為整個城市的共同精神,極權在徹底征服此城之前,必先已作繭自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