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公署就是香港最大的防疫漏洞

2020/7/9 — 22:50

中央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位於銅鑼灣維景酒店的臨時辦公室

中央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位於銅鑼灣維景酒店的臨時辦公室

自星期一開始,本港接連出現多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衛生署發言人張竹君醫生形容,這不是個別社區失守,而是全香港失守。政府形容社區爆發的源頭不明,但事實上,究竟是政府真的不知道哪裡是源頭,還是不能說出那個源頭?

政府在 6 月 30 日晚上 11 點宣佈落實所謂「國安法」,即是說所謂的「國安人員」,最早可以是在 6 月 30 日晚上已經抵港。7 月 7 日本地開始出現大量源頭不明的感染個案。究竟為數不明,來自內地的所謂「國安人員」,是否正是政府口中的神秘源頭?若有「國安人員」帶病入境,卻因為國安特權而不用任何檢疫,結果在本港社區播毒……上述推論絕非無的放矢,是客觀實在的合理懷疑,因為時間上相當吻合。

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 599 章),政務司司長批准 32 類人士在入境時豁免強制檢疫。在我理解,國安公署及其相關人員,都不屬於這 32 類人當中。這 32 個組別的人士,主要都是經常需要跨境工作的香港居民,例如飛機機組人員、物流和運輸業人士等;還有跨境學童。列明內地人而可獲豁免的,就只有第 8 組:漁船及收魚艇船員(包括內地過港漁工)。

廣告

如果所謂的「國安人員」沒有被豁免,他們應該現在還在強制檢疫自我隔離當中,究竟他們在哪裡隔離?在駿洋邨?還是就在銅鑼灣的維景酒店?如果就在維景酒店,政府就必須通知附近銅鑼灣和天后的社區。

如果「國安人員」是被政務司司長成為豁免的第 33 個新組別,理應刊憲;退一萬步,如果是張建宗批准豁免,即是他有完整的「國安」名單,基於公眾利益和防控疫情,他都要立即向公眾公開這個名單有幾多人、何時入境、從甚麼途徑入境和抵港後的行蹤。

廣告

最重要的是,現在「國安公署」成為疑似「毒窟」,當局會否主動檢測,向鄭雁雄等所有「國安人員」收取深喉唾液樣本?

歸根結底,「國安」在病毒面前是沒有特權的。人大常委會怎樣立法,也無法規管病毒。「國安」在香港無所制約,現在就成為香港市民健康的威脅。這是一個最清晰的例子,證明港人必須繼續反對國安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