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下 時事漫畫家以幽默對抗恐懼

2021/3/11 — 12:17

尊子賜圖《國安法下的時事漫畫家》

尊子賜圖《國安法下的時事漫畫家》

【記者|丘月 編輯|楊文敏 攝影|楊文敏】

2020 年 7 月 22 日,時事漫畫家阿塗在《明周文化》的專欄因「雜誌改版」被腰斬,隨後《Yahoo 新聞》的專欄也不能倖免。2020 年 7 月 6 日,他在 Yahoo 專欄上載了一幅諷刺國安公署的漫畫,大量網民批評他「觸犯國安法、抹黑國安、造謠失實」。其後,阿塗在 Yahoo 專欄上所有漫畫的留言功能被暫停,一個月後 Yahoo 更終止了阿塗的專欄。「雖然沒有明確講(終止)原因,但(專欄)已經做了這麽多年,國安法之後突然就沒了,很難不去聯想與此有關吧!」

國安法生效後,不少標語、文宣都被指違反國安法。香港的政治環境,對時事漫畫家來説,彷彿是個不斷被縮小的畫框,充斥著限制和壓力。在白色恐怖下,像阿塗一樣失去工作機會的時事漫畫家,不是個別例子。雖然創作時多了一份恐懼,但他們沒有放下手中的畫筆,反而繼續頑强地以幽默對抗困境,以荒謬警示現實。

廣告

阿塗原是出版社插畫師,閒時在高登討論區上載作品娛人娛己,《高登神獸卡》便是其早期熱門作品,受高登網民喜愛。2011 年,阿塗在《高登神獸卡》中加入一個名為「網絡廿三鰷」的角色,反對《2011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諷刺政府打壓創作自由,由此開始時事漫畫創作。阿塗除了上載漫畫至社交媒體,也分別從 2014 及2019 年開始,在《Yahoo 新聞》及《明周文化》專欄刊登時事漫畫,以幽默詼諧的方式諷刺時弊。但 2020 年 6 月 30 日國安法生效後,上述專欄已相繼被終止。

設計工作被煞停 無力感重

阿塗現時是全職漫畫家,收入主要依靠讀者課金(訂閱者付款贊助)支持,也會接設計工作。2020 年 12 月,一間大公司找阿塗設計口罩包裝,雙方本已商議合作細節,但合作忽然被煞停。阿塗指,該公司的員工覺得他畫時事漫畫沒問題,但是老闆不想冒險,認為取消合作明顯是出於政治考量。「合作公司的員工告訴我,他們老闆在臉書上發現我『行得這麽前』,覺得和他們品牌的理念不合,突然間就終止合作了。」

廣告

2017 年,政府建議高鐵「一地兩檢」加入基本法附件三,阿塗遂創作漫畫,諷刺內地法律均可透過基本法附件三於香港實行,國安法也可在港實施。如今阿塗看來,漫畫裡荒謬的事已成真:

「以前覺得這麽荒謬的事沒可能發生,現在竟然真的可以瘋狂到這個地步。」

阿塗2017年的漫畫,諷刺國安法會透過附件三加入基本法,他也沒想過當年誇張的畫作會變成真實。(受訪者提供)

阿塗2017年的漫畫,諷刺國安法會透過附件三加入基本法,他也沒想過當年誇張的畫作會變成真實。(受訪者提供)

阿塗坦言,儘管創作内容不會因國安法實施而有所避忌,但現在上載作品時都會有點戰戰兢兢,覺得國安法的紅線模糊,不知道畫作何時會被劃到「犯法」的一邊,甚至「有隨時坐監的心理準備」。

阿塗創作政治漫畫時也會感到無力,特別是一月民主派初選候選人被捕時,甚至不想看新聞,也有想過不再畫,但他最終還是用幽默輕鬆的畫作表達負面情緒。經歷 2019 年反修例運動,他意識到自己,乃至整個社會都十分沮喪,因此他開始創作更多鼓勵性、治癒性的作品,「想給自己多點希望,讓自己走得更遠,同時勉勵大家。」

阿塗認為畫漫畫是發洩情緒的出口,把對社會事件強烈的悲憤轉化成幽默、輕鬆的畫作。(楊文敏攝)

阿塗認為畫漫畫是發洩情緒的出口,把對社會事件強烈的悲憤轉化成幽默、輕鬆的畫作。(楊文敏攝)

漫畫家認自我審查 出版畫冊遇困難

因創作時事漫畫失去工作的,不止阿塗一人。黃老師曾任教中學通識科及視藝科,2020 年 1 月,學校收到匿名投訴,指他在個人專頁發布政治題材漫畫。6 月 30 日國安法通過後,校方以資金不足為由,不再與他續約。同日,黃老師卻在招聘網站看到學校正在招聘他原本職位的老師。

黃老師 2019 年 5 月開設專頁「vawongsir」,初衷是想要一個平台儲存自己的作品,發布漫畫的內容以民生議題為主,例如三隧分流、丁權等。未幾,反修例運動開始,便成為他創作的重要靈感及題材。

黃老師承認,由於自己的教師身分,他創作時一直都有刻意地自我審查,但隨著國安法通過,他的審查就越是嚴謹。黃老師曾於 2019 年 9 月二次創作國旗,但現時他已不再畫國旗、國歌,以免違反國旗法及國歌法,也盡量不具體描繪警察的行為。而且,他盡量少用文字解釋,留空間給讀者自己解讀。

黃老師認為自己的漫畫沒有宣傳「港獨」、沒有煽動仇恨情緒、不醜化仼何人,故沒有違反國安法。(楊文敏攝)

黃老師認為自己的漫畫沒有宣傳「港獨」、沒有煽動仇恨情緒、不醜化仼何人,故沒有違反國安法。(楊文敏攝)

2020 年 7 月,在反修例運動中被射傷右眼的前通識科教師楊子俊,邀請黃老師出版畫冊《假如讓我畫下去》。當時國安法剛剛通過,《文匯報》抨擊一些商業機構違反國安法,如連鎖店 Donki 有黃色的飾物、印有「加油」的黃色購物袋疑涉反修例文宣。黃老師回憶,當時印刷界人心惶惶,不願意接手印刷這本畫冊。最後,黃老師找到肯印刷這本畫冊的印刷商,唯對方建議最好不要出版有警察的部分。黃老師於是將畫作中的「blue object(藍色物體)」人手打格:

「算是二次創作,用反諷的意味告知大家,到現在這一刻,有些東西是需要打格處理的」。

印刷商憂畫冊違國安法,所以黃老師把畫冊中的「blue object(藍色物體)」打格處理。(楊文敏攝)

印刷商憂畫冊違國安法,所以黃老師把畫冊中的「blue object(藍色物體)」打格處理。(楊文敏攝)

畫冊中沒有顯示印刷商名字,印刷過程也很趕忙,「全程只用了一個星期,有點偷偷摸摸」,黃老師回憶道。由於時間倉促,畫冊未能呈現出最佳效果,付印前看藍紙,方發現無法做到理想中的 180 度全開頁,因此部分跨頁的畫作,中間書脊內側的圖案未能展示。但因為印刷商有所憂慮,黃老師為了盡快出版畫冊,就沒有修改。這本不完美的畫冊,匆忙於 2020 年 11 月出版。

黃老師於畫冊付印前發現跨頁作品中,書脊內側位置的圖案未能展示,但為了盡快出版,來不及修改。(楊文敏攝)

黃老師於畫冊付印前發現跨頁作品中,書脊內側位置的圖案未能展示,但為了盡快出版,來不及修改。(楊文敏攝)

目前,黃老師在另一間學校教書,但由於之前的投訴未有定案,他自言隨時會被釘牌。他現時仍堅持在社交媒體分享作品,認為作品並未觸犯相關法律。至於將來是否還有創作空間,黃老師表示懷疑:

「這把尺明天會放在哪個位置,我們不知道。」

創作空間雖收窄 漫畫家堅持執筆

對於日後的創作空間,繪畫時事漫畫超過四十年的尊子相對樂觀:「一些年輕的朋友會較為擔心(國安法),但像我們這樣年紀大,沒什麽可損失」。尊子 1978 年從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曾做過教師和《明報》記者,八十年代開始為《明報》專欄創作時事漫畫。時至今日,他依然在用畫筆記錄他所經歷的社會和政治事件,平均每天都會在《蘋果日報》和《明報》的兩個專欄分別發布一幅作品。

尊子說,國安法通過後,他的畫作不會有違反國安法的標語,也會盡量避免用國旗、國歌等元素來調侃。總體來說,他認為自己的創作内容仍然大膽開放,例如繪畫國家主席習近平、特首林鄭月娥或其他官員。他認為,自己在報館工作經驗較多,繪畫風格和内容已為人熟知,所以編輯也未曾提醒他要謹慎選材或刪改稿件。他也認為,中國仍需維持香港一定程度的自由開放,以彰顯內地與香港的分別,所以香港離被全面禁制創作自由,仍有很遠的距離。

2020 年 7 月,尊子的新畫冊《疫下扎行馬》仍能出版,畫冊收錄了他從反修例運動至疫情的作品。畫了近半個世紀的時事漫畫,尊子形容漫畫像消防鐘,能畫出社會的憂慮,向政府發出警報。雖然他知道有漫畫家放棄執筆,甚至移民,但他覺得自己有責任留在香港,繼續用漫畫記錄社會:

「如果你有意見、不認同政府時,你唯一、最好的回應就是做你應該做的事。」

尊子感到幸運,自己能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下創作了數十年,即使現在形勢嚴峻,也未會投降退縮。(楊文敏攝)

尊子感到幸運,自己能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下創作了數十年,即使現在形勢嚴峻,也未會投降退縮。(楊文敏攝)

湯家驊:不會單憑畫作判斷畫家是否違國安法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漫畫可能影響讀者對中央政府的看法及情緒,但要視乎程度,以及創作者有沒有策劃分裂國家的目的。因此,僅憑漫畫作品不能證明創作者是否有觸犯國安法的意圖,亦需審視創作者個人背景、日常言行等,才有足夠證據判斷該漫畫家是否違法。

原文刊於大學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