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來了,和藍絲說句真心話:我很擔心你們

2020/5/26 — 15:18

從 2003 年嘗試立廿三條至今,已有十七年。十七年的心理建設,港版國安法這顆震撼彈仍然足夠震感。

黃絲果然被嚇得瑟瑟發抖,外國勢力也接連被震驚,連一向對香港問題沉默的中立國瑞士,也出了聲明。乍一看,效果顯著,你習大大這次是真的威震四海了,比那艘會冒黑煙的遼寧號要強多了;但同時,許多建制派(包括在立法會擁有議席的葉劉淑儀)卻出來「安撫」民心,說國安法針對的是極少數人,一般市民不需擔心 — 這套說辭和做法,相信沒人感到陌生,在一年前推逃犯條例修訂時,就已經用過,結果呢?黃絲的感受,建制派當然並不在乎,他們所要安撫的「民」,恐怕只是藍絲的「民」— 也就是說,國安法威力太強,也震撼到了部分藍絲。

不過,還是有相當多藍絲對國安法沒有太大的感覺,覺得對自己沒什麼壞處,他們深信自己的愛國心就是避雷針。然而,我想告訴這些心存僥倖的藍絲一個事實:根據大陸小粉紅的經驗,社會主義鐵拳是不帶眼睛的,說不定哪一天就會捶到藍絲的頭上。愛國心不是避雷針,不是護身符,何況藍絲再怎麼愛國,也不會比小粉紅更愛國,如果連小粉紅都逃不過的無情鐵拳,又有什麼可以保證藍絲避得過去?

廣告

中鐵拳當然有個概率,但正因為這是概率性的,所以無法加以預測,神仙也說不準。藍絲若意識不到這個問題的話,還糊糊塗塗地為國安法吶喊助威,以後會死得很慘,也不會有人同情,包括藍絲也不會同情藍絲,正如小粉紅不會同情被鐵拳捶到的小粉紅一樣,更壞的情況是還會加以嘲笑和攻擊。你看那林彪,曾是毛澤東身邊的大紅人,甚至已定為毛的接班人,他帶頭揮舞俗稱「紅寶書」的《毛語錄》,大聲喊着「毛主席萬歲」,最後不僅沒能如紅衛兵祝福的那樣「永遠健康」,而且還死於鐵拳之下。試問各位藍絲,你是覺得你的跪姿比林彪更好看,還是覺得你有更高明的手段避過鐵拳?

大動干戈搞國安法,還跳過本來就由建制派把持的立法會,你相信只是為了對付極少數的人嗎?曾在交通銀行(香港)任職首席經濟及策略師的「末日博士」羅家聰說過,中資早已開始清除身居要職的港人。諸多事例說明,中共不信任的是所有香港人,包括藍絲及建制派(最近才被兩瓣罵不作爲)。別說香港,中共內部就有八千萬黨員,真正得到信任的又有幾個?

廣告

國安、國安,顯而易見,這法不是為了保護任何個體的,它目的只有一個,保護國家的權威。任何個體在國家權威面前,都是微塵。不要以爲今天你打了黃絲,警察還護送你離開,就是得到了國家的關愛,你得到這種不被懲罰的待遇,只是因為你暫時還是有用的工具。在鬥倒劉少奇之前,林彪也是毛澤東的得力助手,可是除去了劉少奇之後,林彪就躍升為毛澤東最大的敵人。

不妨去多讀讀中共的歷史,了解一下共產黨的鬥爭哲學。他們的信條之一,就是矛盾促進歷史發展。解決了一個矛盾,就尋找下一個矛盾,通過永不停息的鬥爭,來獲得歷史往前發展的動力。一開始,他們鬥大資本家,大資本家倒下了,就輪到了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也打倒了,就到了富農……這一套放在香港,先鬥港獨,再鬥黃絲,然後呢?當然就輪到淺藍了。

即使今日你不會因為觸犯國安法而身陷囹圄,你也要認清,國安法的到來,只是新秩序的序幕。序幕拉開了,鬥爭的「好戲」就會陸續上演,只有身為導演的你習大大才有喊 cut 的權力。想想你今日仍能安心做個沉默者或快樂無憂的藍絲,到底是舊秩序給你的,還是新秩序給你的?

比起黃絲,其實我更擔心藍絲,因為黃絲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藍絲卻未必,有的可能還沉醉在勝利的喜悅中。別心存僥倖,是我送給每一位藍絲的真心話。可以懷疑我,但別懷疑鐵拳。鐵拳也許會遲到,但鐵拳終會捶到藍絲頭上。它的力度,也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