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來了,香港人,你還會怕嗎?

2020/5/22 — 17:18

圖片素材來源:《hitman》

圖片素材來源:《hitman》

中共喺兩會開幕當日宣佈將「港版國安法」放入人大議程,並料於五月二十八日決議。之前都講過,廿三條立法係中共寫在牆上嘅陽謀,呢一日一定會嚟,差在係用咩方法。今次立法嘅最大衝擊唔在於國安法本身,而係在於中共選擇嘅方式。中共強調,今次嘅「港版國安法」有別於《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新版國安法將會透過《基本法》第十八條放入附件三,繞過本地立法,直接宣佈在香港生效。

中共親執屠刀,港府、建制派急速被邊緣化,泛民被迫團結

咁多年以嚟,中共條 line 都係「立廿三條」係香港政府嘅「憲制責任」,若果廿三條透過本地立法,只需要立法會簡單過半數就可以通過。換句話講,若果林鄭要「夾硬嚟」,將立法嘅諮詢期縮短到兩個禮拜即上立法會審議,喺現時大會、內會保安武力奪權式嘅審議方法,絕對可以係本屆立法會會期之內通過廿三條,亦即係何君堯嘅計劃。但係中共今次急到要直接將「國安法」放入附件三,放棄立法會呢塊橡皮圖章,正正代表咗中共已經對立法會班建制派完去失去耐性同信心:呢班人連一個內會主席選舉都要兩辦出手、外交部、新華社多次發聲先搞得掂,喺北京眼中係無能;再講,當年廿三條立法有田北俊倒戈,上年逃犯條例有石禮謙陽奉陰違,呢班建制派喺國安法上面仲信唔信得過?既然要人大直接出手立國安法,何君堯等輩仲有咩剩餘價值呢?又有咩原因要繼續收阿爺嘅「維穩費」呢?

廣告

而急於解決國安法問題亦都反映咗中共嘅對九月立法會選舉嘅虛怯,佢哋唔單只驚 35+ 成功,更加驚反對派可以成功奪權,推翻或者修改已經立咗嘅法,所以先選擇喺人大層面直接立法。其實 35+ 一直都係高風險嘅博奕,係反對派陣營最大嘅隱憂。如果失敗嘅話,接踵而嚟嘅係反對派內耗、民意消散、繼而全面慘敗,重蹈 2014 年嘅覆轍。但係中共自己推「國安法」,等同完全抹去立法會 35+ 嘅重要性。香港反對派直接面對中共呢個最大敵人,本身內耗、爭奪不休、分贓不均嘅泛民、本土、獨派,瞬間全面團結。泛民無得再因循落去,民主黨、公民黨再舊電池都要勇武起嚟,否則只餘被淘汰一路,黃碧雲仲參唔參選已經意義不大。如何喺「國安法」嘅新秩序下生存同抗爭,成為每個黨派一定要思考嘅第一大問題。

其實最擔心國安法嘅唔係普通香港人,而係被邊緣化嘅係林奠以降嘅一眾港共官員:港府完成唔到保障國家安全嘅憲制責任,要中共親出手處理,證明中共已經對港府嘅官僚架構、程序唔耐煩,所以連傀儡木偶師都唔做,直接出台操盤。咁林鄭作為 most hated 嘅特首,本身諗住由佢揹咗廿三條呢隻鑊,做埋最污糟邋遢嘅嘢先俾佢走,宜家連呢個角色都無埋,林鄭在位與否嘅價值仲喺唔喺到呢?一眾港共官員嘅立場將會變得非常尷尬,權力徹底被架空,唯一嘅剩餘價值就係項上人頭。

廣告

另設國安機構,架空香港警隊

國安法人大議案嘅第四點,寫明「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關,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換句話講,中共係會喺香港另設一個國安機構,類似澳門嘅「國安局」,專責執行維護國家安全嘅職務。到時,「國安局」就會係香港第四個中央駐港機構,亦係第一個喺香港有執法權力嘅部門,咁香港法院仲有無對違反國安法嘅港人有 jurisdiction?定係國安法會係另類嘅送中條例直接由中央法院審判相關刑責?

警察呢一年以嚟都以「公眾安全 public order」之名,行打壓異己,維護中共政權之實,喺名實不符之下,一直用《公安條例》、「煽惑罪」、甚至係「限聚令」去剝奪香港人嘅人權自由。但係當「國安法」執行之後,「國安局」直接接手「國家安全」事務,中共就可以架空警隊,唔需要好似上年咁依賴香港警察作為治亂嘅唯一兵源。近日接二連三有警員被揭違法、被起訴,會唔會係鳥盡弓藏之兆?

國安法劍指國際遊說,黃之鋒等人成心腹大患

反送中運動至今,無論係攬炒巴團隊嘅國際登報,定係黃之鋒等人美國國會作證,促成《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成立,令全球聚焦香港嘅人權民主進程,藉此圍堵中共,一直都係中共恨之入骨嘅對象。今次國安法擺明係針對黃之鋒、羅冠聰等年輕政客國際遊說戰線,要進一步將黃之鋒等人滅聲或趕出香港先可一洩心頭之憤,並且杜絕遺害。

但係中共三番四次迫害黃之鋒等人只會適得其反。黃之鋒由當年反國教嘅中學生一躍而成為今日國際政客眼中嘅香港人代表,佢嘅 mandate 唔係嚟自香港人,反而係嚟自中共嘅肆意打壓。上年區議會四百幾個反對派侯選人,唯獨 DQ 佢一個,更加凸顯咗佢獨一無二嘅地位。喺國安法打壓之下,黃之鋒等人一係選擇留港被囚,如同當年嘅昂山素姬,用自身嘅自由換取牢不可破嘅民意基礎;一係選擇流亡海外,喺國際線上繼續發揮佢嘅影響力,如同達賴喇嘛多年流亡仍然係西藏嘅精神支柱一樣。無論選擇為何,進一步打壓都只會更加奠定咗黃之鋒、梁繼平、梁天琦等人喺香港民主運動入面不可被取代嘅地位,成為國際社會眼中新一代嘅香港民主 icon。

試諗下,當寫個 Facebook post 都係叛國要判終身監禁,去外國遊說都係分裂國家,喺咁嘅前提之下,個運動發展落去會係咩方向?地下化、組織化、國際化將會係必然嘅趨勢,更會迅速擴展至世界各地,遠到要中共魔爪伸唔到嘅地方。所以長遠對中共嘅遺害之深,遠比佢哋入去立法會乖乖地做議員為甚。

一國一制已成既定事實,立國安法只係國家認證

其實兩辦發聲明將《基本法》二十二條重新演繹,無視程序公義,借《頭條新聞》、DSE 試題打壓言論、新聞、思想自由,一國一制早已成既定事實。宜家難得中共用最粗暴嘅方法立國家安全法,國家認證「一國兩制」已死,主張攬炒主義 Phoenixism 嘅香港人應該覺得欣慰。從來可以破壞制度嘅只有中共本身,無論幾多次大型遊行、示威、抗爭,都破壞唔會外資嘅信心;再多浮屍、墮樓、血淚、警暴,都唔及中共直接引入國安法咁大震撼;死十個《頭條新聞》、取消一百條 DSE 試題,都唔及中共自己撕毁一國兩制咁受國際矚目。宜家好啦,中共發聲,無人再可以扮瞓,無人再可以獨善其身。

與其話立國安法係一個噩號,不如話係時代革命嘅中期果實,中共被迫至亂下臭棋,打開咗真正嘅終局 end game。上年,解放軍囤軍邊境嚇唔到香港人;上年,過萬枚催淚彈、實彈、橡膠子彈都捱過咗;到今時今日,攬炒近了,香港人仲會怕呢條國安法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