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壓港】律師丈夫「常義助有需要人士打官司」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憂夫日後變王全璋

2020/5/30 — 14:09

人大通過決定,授權人大常委強行為香港訂立國安法,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琪在港台節目《香港家書》中表示,雖然國安法具體條文仍未公布,但是已經有不少身邊朋友提出大量法律觀點上的疑問,亦有人因憂慮而考慮移民,指中國政治凌駕法律,法律只是配合行政的工具,對「國家安全」的定義「十分寛鬆及廣泛」,可涉及經濟、網絡、甚至學校、學術團體、宗教等等,她的丈夫是刑事律師,經常義助有需要的人打官司,她都會憂慮國安法通過後,「會不會像國內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律師一樣,坐幾年牢後,還要受監視,同家人分開,幾經爭取才可回家」。

葉巧琦表示,她身邊的朋友對國安法提出不少疑問,例如《基本法》23 條規定香港應該「自行立法」,為何人大選擇繞過 23 條,而引用第18條,直接為香港立法,為何用「在當地公布實施」這種「非常手段」,而不正常經本地立法,《基本法》附件三是關於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但「港區國安法」只適用於香港,算不算是「全國性法律」等。

她指出國安法通過後,本港法院的角色亦有疑問,例如本港法院是否可以解釋「全國性法律」,若人大常委不同意本港法院對國安法的解釋,會不會引致釋法等;人大決定中提出中央機構將在香港設立機構,該機構是否有執法權、是否受本地法律約束,是否違反基本法 22 條等都不清楚。

廣告

葉巧琦又提到有意見認為外籍法官不應審理國安法相關案件,「這令人大惑不解」,她指法官判案是按事實及法律,跟國藉無關,香港終審法院有 15 名非常任法官來自其他普通法管轄區,質疑若他們不能審理國安法案件,可能破壞香港賴以成功的司法獨立。

除了法律上的疑問外,她又表示近日身邊朋友都因為憂慮而考慮移民,「因為大家都知道香港可能變天」,她自己都會憂慮,因為她的兒子熱衷時事及政治科學研究,她的丈夫是專責刑事的律師,「常常義助有需要人士打官司」,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我至愛的家人,特別是我丈夫,會不會像國內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律師一樣」,她和丈夫是在健全法治制度下的香港成長,受法治公平制度保障,亦以這理念教導下一代,年青人原本都相信法治制度可以保障他們的人權自由,但現在目睹國安法可能挑戰法治,連基本人權都可能無法保障,「香港的下一代何去何從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