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壓港】特定情況送中央審理? 梁愛詩:須寫清楚,「直覺」或包括官員犯法、疆獨藏獨

2020/6/21 — 9:28

梁愛詩

梁愛詩

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前律政司長梁愛詩出席商業電台節目時說,外界質疑中央指派人員成為香港國家安全委員會顧問,形同「太上皇」,她說,顧問的職責是向香港國安委給予意見,但沒有權指令委員會做事。

稱中央委派國安顧問非太上皇 無執法權

梁愛詩說,對自己未能看到「港區國安法」草案條文感到失望,只能靠中央發出的草案說明了解情況,但也解決了不少疑慮。她說,草案說明指出,香港設立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職責是分析研判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形勢,制定相關政策,但不是執行法例。而顧問亦只是為委員會提供意見,無執法權,不可以指令委員會做或不做甚麼。如果委員會認為顧問的意見不適用,委員會不一定採納。

廣告

草案必須寫清楚何謂「特定情形」

被問到草案說明提到中央在「特定情形」下,對香港的國安案件有管轄權,甚至可送內地審理,梁愛詩說,由於未有看到草案條文,難以論斷,但她直覺認為,極少數情況可能會包括特首或主要官員犯法,一如以往如果港督犯法,都是由英國審理,又例如疆獨、藏獨等案件,香港完全不熟悉,都可能要由中央審理。梁愛詩說,「特定情形」一定不是針對普通市民,草案條文必須要寫清楚是什麼具體情況。

廣告

特首委任法官審國安案件合理

就行政長官指定法官審理國安案件,梁愛詩表示,香港法官需經過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特首不能自行挑選法官,只可以拒絕委任。但特首作為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理應掌握特別的資訊和能力,決定怎樣處理國安案件。她說,指定法官的做法合理,而終審法院或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亦不可加入國安委員會,以免影響司法獨立,在沒有相關資訊下,不適宜做指定法官的決定。梁愛詩又稱,在委任法官制度上,香港比美國更寬鬆透明。

她重申,在「港區國安法」立法後,港人的言論、新聞自由等基本權利仍然受到基本法及人權法保障,但即使是國際人權公約都不是絕對的,在國安法之下,權利受到限制,國家安全比這些權利重要,但在審判時,要考慮到法律的相稱性。

發表意見